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通鉴纪事本末·南诏归附》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55

  通鉴纪事本末

  原文:

  云南有众数十万,吐蕃每入寇,常以云南为前锋,赋敛重数,又夺其险要地立城堡,岁征兵助防,云南苦之。清平官郑回因说云南王异牟寻自归于唐,曰:“中国尚礼义,有惠泽,无赋役。”异牟寻以为然,而无路自致,凡十余年。及西川节度使韦皋至镇,招抚境上群蛮,异牟寻潜遣人因诸蛮求内附。贞元九年夏云南王异牟寻遣使者三辈一出戎州一出黔州一出安南各贵生金丹砂诣韦皋金以示坚丹砂以示赤心皆达成都异牟寻上表请弃吐蕃归唐,并遗皋帛书。皋遣其使者诣长安,并上表贺。上赐异牟寻诏书,令皋遣使慰抚之。冬十月甲子,韦皋遣其节度巡官崔佐时赍诏书诣云南,并自为帛书答之。十年春正月,崔佐时至云南所都羊苴咩城、吐菜使者数百人先在其国、异牟寻尚不欲吐蕃知之,令佐时衣牂牁服而入。佐时不可曰·“我大唐使者,当得衣小夷之服!”异牟寻不得已,夜迎之。佐时大宣诏书,异牟寻恐惧,顾左右失色、业已归唐,乃欷歔流涕,俯伏受诏。佐时劝异牟寻来斩吐蕃使者,去吐蕃所立之号,献其金印,复南诏旧名、异牟寻皆从之,仍刻金契以献,异牟寻帅其子寻梦凑等与佐时盟于点苍山神祠。夏六月,云南王异牟寻遗其弟凑罗栋献地图、土贡及吐蕃所给金印请复号南诏。癸丑,以祠部郎中袁滋为册南诏使,赐银窠金印,文曰“贞元册南诏印”。滋至其国,异牟寻北面跪受册印,稽首再拜,因与使者宴,出玄宗所赐银平脱马头盘二以示滋。滋曰:“南诏当深思祖考,子子孙孙尽忠于唐。”异牟寻拜曰:“敢不谨承使者之命。”

  (节选自《通鉴纪事本末·南诏归附》)

  译文:

  云南有民众数十万,吐蕃每次进犯内地,常常以云南为先锋,对百姓征收繁重的赋税,又夺取云南的险要之地建立城池堡垒,每年征兵帮助防守。云南民众因此苦不堪言,清平官郑田趁机劝说云南王异牟寻自行归顺唐朝,说:中国崇尚礼仪。对我们有恩惠,没有赋税和徭役”异牟寻认为是这样,但是没有途径表达自己的意愿,这样一共过了十多年,到西川节度使韦皋至边城镇守时,招降安抚边境上蛮人各郡,异牟寻暗中派人通过那些蛮人向他请求归顺唐朝。贞元九年夏,云南王异牟寻派遣三批使者,一批从戎州出发,一批从黔州出发,一批从安南出发,各自携带生金、朱砂来到韦皋处。黄金表明其不动摇的决心,朱砂表明其赤诚的心,都到达成都,异牟寻上奏表请求背离吐蕃归顺唐朝,并写一封帛书给韦皋,韦皋送云南的使者到达长安,并上表祝贺。皇帝赐给异牟寻诏书,命令韦皋派遣使者安抚他。冬十月甲子,韦皋派节度使巡官崔佐时送诏书到云南,并亲自写帛书答复异牟寻。贞元十年春正月,崔佐时到云南都城羊苴咩城,数百吐蕃使者原先就在云南,异牟寻还不想让吐蕃知道这件事,让崔佐时穿牂牁人的衣服入城。崔佐时不答应,说我是大唐的使者,怎么能穿夷人小国的服装!异牟寻没有办法,在夜间迎接他,崔佐时大声宣读诏书,异牟寻害怕,看身边跟随的人都变了脸色,已经归附唐朝。就抽噎流泪,俯首伏地接受诏书,崔佐时劝异牟寻将吐蕃使者全部杀死,去掉吐蕃立的称号,献出吐蕃给的金印,回复南诏原来的名称,异牟寻全都听从了他的建议,还刻制金契呈献。异牟寻带领儿子寻梦凑等人与崔佐时在点苍山神祠下立下盟约。夏六月,云南王异牟寻派遣他的弟弟凑罗楝献上地图、土产贡物和吐蕃授给的金印,请求恢复南诏的国号。癸丑(十二日),朝廷任命祠部郎中袁滋为册南诏使,赐给异牟寻以银作底的金印,上刻文“贞元册南诏印”。袁滋来到云南国,异牟寻面向北方跪着接受了册封的印信,叩头至地,拜了两拜,接着便设宴招待使者,拿出玄宗赐给的两个银平脱马头盘给袁滋看。”袁滋说:“南诏应当深切地思念祖先,子子孙孙都要向对唐朝竭尽忠心。”异牟寻行着礼说:“岂敢不恭谨地承受使者的教导!”

阅读:15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