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韩愈《送穷文》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9:32

  韩愈

  原文:

  元和六年正月乙丑晦,主人使奴星结柳作车,缚草为船,载糗舆粮,牛系轭下,引帆上樯。三揖穷鬼而告之曰:“闻子行有日矣,鄙人不敢问所涂,窃具船与车,备载糗粮,日吉时良,利行四方,子饭一盂,子啜一觞,携朋挈俦,去故就新,子无底滞之 尤,我有资送之恩,子等有意于行乎?”

  屏息潜听,如闻音声,疑有而无,久乃可明,若有言者曰:“吾与子居,四十年余。子在孩提,吾不子愚,子学子耕,求官与名,唯子是从,不变于初。子迁南荒,热烁湿蒸,我非其乡,百鬼欺陵。太学四年,朝齑暮盐,唯我保汝,人皆汝嫌。自初及终,未始背汝,于何听闻,云我当去?是必夫子信谗,有间于予也。我鬼非人,安用车船,鼻嗅臭香,糗粮可捐。单独一身,谁为朋俦,子苟备知,可数已不?子能尽言,可谓圣智,情状既露,敢不回避。”

  主人应之曰:“子以吾为真不知也耶!子之朋俦,各有主张,凡所以使吾面目可憎语言无味者,皆子之志也。——其名曰智穷:矫矫亢亢,恶圆喜方,羞为奸欺,不忍伤害;其次名曰学穷:傲数与名,擿抉杳微,高挹群言,执神之机;又其次曰文穷:不专一能,怪怪奇奇,不可时施,只以自嬉;又其次曰命穷:影与行殊,面丑心妍,利居众后,责在人先;又其次曰交穷:磨肌戛骨,吐出心肝,企足以待,置我仇怨。凡此五鬼,为吾五患,饥我寒我,兴讹造讪,能使我迷,人莫能间,朝悔其行,暮已复然,蝇营狗苟,驱去复还。”

  言未毕,五鬼相与张眼吐舌,跳踉偃仆, 掌顿脚,失笑相顾。徐谓主人曰:“子知我名,凡我所为,驱我令去,小黠大痴。人生一世,其久几何,吾立子名,百世不磨。小人君子,其心不同,唯乖于时,乃与天通。天下知子,谁过于予。虽遭斥逐,不忍于疏,谓予不信,请质诗书。”

  主人于是垂头丧气,上手称谢,烧车与船,延之上座。

  (有删节)

  译文:

  元和六年正月的最后一天,主人让名叫星的奴仆用柳条编成车,用草扎成船,载着干粮,套好牛轭,拉起船帆,向穷鬼拜了三下,祷告说:“听说你们即将远行,我不敢问你们去哪里,私自备好了车和船,装好了干粮,今天刚好是良辰吉日,有利于出走到各地,请你们吃了这碗饭,喝了这口汤,带上朋友,离开故主,寻找新主人。你们无滞留在这里的怨尤,我有资助你们出行的恩惠。你们有出行的意思吗?”

  我屏住呼吸,偷听情况,仿佛听到了声音,过了很久才听清楚,好像有人在说:“我跟你住在一起,有四十几年了。你还是幼儿的时候,我没当你无知。你学习、耕作、求官显名我都听你的,始终没改变我的初衷。你被贬到阳山,那里天气湿热,热浪灼人,我不是他们的乡亲,众鬼都欺负我。你在太学四年,早晚用菜和盐下饭,只有我守护你,别人都嫌弃你。从开始到现在,从没有背叛过你。你是从哪里听说我要离开?一定是你听信谗言,和我产生了隔膜。我是鬼不是人,哪里用得着车船?我只是闻食物的气味,干粮可以丢弃。我单独一人,谁是我的朋友?如果你全都知道了,能算得尽吗?你能详尽说出来,就可以称得上是圣智的人。情况露出后,我们哪里敢不避开吗?”

  主人回答说:“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吗?你的同伙,你们各有自己的主张。凡是让我面目可憎、语言乏味的,都是你们的意思。你们中的一个叫‘智穷’:坚强正直,刚正不阿,痛恨圆滑,喜欢正直,以奸诈为羞,不忍伤害别人;另一个叫‘学穷’:轻视术数和名物的学问,揭示深远微妙的道理,吸取各家学说的精华,把握事物的本质;还有一个叫‘文穷’:不专用一种写作技巧,因此,文章古怪雄奇,不能在当时施行,只能用来娱乐自己;再有一个叫‘命穷’:影子与体形不同,外貌丑陋而心地善良,利益让众人先得,而责任自己先挑;再一个叫‘交穷’:抚摸肌肤,敲打骨头,说出心里话,踮起脚跟等待,别人却把我当作冤仇。这五鬼都是我的祸患,让我挨饿、受冻,使人们给我编造谣言和诽谤的话,能使我沉迷不觉,人们却不能中断我与你们的联系。我早上后悔自己的行为,晚上已经恢复老样子。你们像不知廉耻的苍蝇和狗,驱走了又回来。”

  话还没说完,五鬼便互相瞪眼吐舌,跃起来扑倒,击掌跺脚,大笑相望。慢慢地对主人说:“你知道我们的名字和所做的一切,驱赶我们走,你这是在小的方面聪明,大的方面痴傻。人生一世,能活多久?我树立你的清名,让你流芳百世。小人和君子,他们的追求是不同的。只有与时俗相违背了,才能与上天相通。天下了解你的情况的,谁能超过我们?虽然遭到您的斥责驱逐,我们还是不忍心与您疏远。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话不可靠,那就请到《诗经》《尚书》中去寻找答案。”

  主人于是垂头丧气,拱手拜谢,烧掉车船,招请穷鬼上座。

阅读:107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