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后汉书·刘盆子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14

  后汉书

  原文:

  刘盆子者,太山式人,城阳景王章之后也。祖父宪,元帝时封为式侯,父萌嗣。王莽篡位,国除,因为式人焉。

  天凤年,琅邪人樊崇起兵于莒。时寇贼蜂起,众盗以崇勇猛,皆附之,一岁间至万余人。崇同郡人逄安、东海人徐宣等各起兵,合数万人,复引从崇。初,崇等以困穷为寇,无攻城徇地之计。众既浸盛,乃相与为约:杀人者死,伤人者偿创。以言辞为约束,无文书、旌旗。王莽遣军击之,崇等欲战,恐其众与莽兵乱,乃皆朱其眉以相识别,由是号曰赤眉。遂大破之。

  初,赤眉过式,掠盆子及二兄恭、茂,皆在军中。及恭随崇等降更始,即封为式侯。恭以明经数言事,拜侍中,从更始居长安。盆子与茂留军中,主刍牧牛,号曰牛吏。及崇等欲立帝,求军中景王后者,得七十余人,唯盆子与茂及前西安侯刘孝最为近属。崇尝闻古天子将兵称上将军,乃书札为符曰“上将军”,又以两空札置笥中,列盆子等三人以年次探札。盆子探得符,诸将乃皆称臣拜。盆子时年十五,被发徒跣,敝衣赭汗,见众拜,恐畏欲啼。茂谓曰:“善藏符。”盆子即啮折弃之,而犹从牧儿遨。

  军及高陵,入长安城,更始来降。盆子居长乐宫,诸将日会论功,争言讙呼,拔剑击柱,不能相一。又数虏暴吏民,百姓保壁,由是皆复固守。盆子惶恐,日夜啼泣。刘恭见赤眉众乱,知其必败,自恐兄弟俱祸,密教盆子归玺绶,习为辞让之言。建武二年正月朔,崇等大会,盆子下床解玺绶,叩头曰:“今设置县官而为贼如故。此皆立非其人所致,愿乞骸骨,避贤圣。”因涕泣嘘唏。崇等及会者数百人,莫不哀怜之,乃皆避席顿首曰:“臣无状,负陛下。请自今已后,不敢复放纵。”既罢出,各闭营自守,三辅翕然,百姓争还长安,市里且满。后二十余日,赤眉贪财物,复出大掠。城中粮食尽,遂收载珍宝,因大纵火烧宫室,引兵而西。

  光武遣军分为二道,以要其还路。赤眉忽遇大军,惊震不知所为。樊崇竟将盆子及丞相徐宣以下三十余人肉袒降。上所得传国玺绶、更始七尺宝剑及玉璧各一。明旦,大陈兵马临洛水,令盆子君臣列而观之。谓盆子曰:“自知当死不?”对曰:“罪当应死,犹幸上怜赦之耳。”帝又谓崇等曰:“卿所谓铁中铮铮,庸中佼佼者也。”

  帝怜盆子,赏赐甚厚,以为赵王郎中。后病失明,赐荥阳均输官地,以为列肆,使食其税终身。

  (取材于《后汉书·刘玄刘盆子列传》)

  译文:

  刘盆子,太山郡式县人,是城阳景王刘章的后代。他的祖父刘宪,在元帝时被封为式侯,父亲刘萌继承了爵位。王莽篡夺了王位后,封国被取消,刘盆子就成了式县人了。

  王莽天凤年间,琅邪人樊崇在莒县起兵,当时盗匪四起,许多盗贼因为樊崇勇猛,都依附他,一年之内发展到了一万多人 。樊崇的同郡人逄安、东海人徐宣等人各自起兵,一共有几万人,又率众前来跟从樊崇。起初,樊崇等人只是因为穷困窘迫才去做盗匪的,并没有攻占城池掠取土地的计划。现在人马日渐壮大,就一起约定:杀人者偿命,打伤人要抵罪。只有口头的约束,而没有文书、旌旗。王莽派遣部队攻打他们,樊崇等要和他们交战,又怕手下的人和王莽的士兵混在一起,就把他们的眉毛全部染红用来区别,因此称为赤眉军。于是赤眉军大败王莽军队。

  当初,赤眉军经过式县,劫掠了刘盆子以及他的两个兄长刘恭、刘茂,都安置在军中。到刘恭跟随樊崇等归顺更始帝,即被封为式侯。刘恭因为精通经书多次进言论事,被封为侍中,在长安中侍奉更始帝。刘盆子与刘茂留在军中,负责割草牧牛,被称为牛吏。到了樊崇想要拥立新皇帝时,在军中寻找景王的后代,一共找到七十多个人,只有刘盆子、刘茂以及前西安侯刘孝是最近的后裔。樊崇曾经听说古代天子带兵时称为上将军,于是就在竹简上写上“上将军”作为符书,又拿了两个空竹简放在竹筐里,让刘盆子等三个人站在中间,按年纪长幼顺序抽取竹简。刘盆子拿到了符书,将领们都向他称臣跪拜。刘盆子当时只有十五岁,披头散发,光着两只脚,穿着破衣服,涨红了脸,满头大汗,看到大家都向他跪拜,吓得快要哭出来。刘茂对他说:“好好保管符书。”刘盆子将符书咬破,胡乱折叠,然后扔掉,还是跟着牧童们一起嬉戏。

  赤眉军到了高陵,进入长安城,更始帝投降。刘盆子住进长乐宫,将领们天天聚在一起争论战功,经常喧哗呼叫,拔出剑来砍柱子,难以达成一致。他们还屡次掠夺施暴于官民,百姓关紧门户,从此又都各自坚守。刘盆子十分惊恐,日夜哭泣。刘恭眼看赤眉军中混乱,知道他们必将失败,担心兄弟们要一起惹上灾祸,就偷偷地教刘盆子交还玺绶,学会讲推让之辞。建武二年正月初一,樊崇等举行大集会,刘盆子从坐榻上下来,解下玺绶,叩头说:“如今设置了天子但还是像过去一样做盗贼的事情。这都是你们拥立了不合适的人所导致的,希望让我保存自己的一把骨头,让位给圣贤之人。”说完就涕泪交加,欷歔不止。樊崇及在座的几百个人,没有人不同情他的,都离开座席磕头说:“臣等不守规矩,辜负了陛下。从今以后,我们保证不再放纵。”集会结束大家出宫后,各自坚守军营,三辅地区安然无事,百姓争相回到长安,市场街里又拥挤起来。过了二十几天,赤眉军因贪图财物,又出来大肆抢掠。城中的粮食吃光了,就收罗装载珍宝,又放大火烧了宫殿房屋,带着兵马向西进发。

  光武帝派遣部队分两路,切断赤眉军的退路。赤眉突然遭遇大军,惊慌恐惧不知所措。樊崇最终带着刘盆子以及丞相徐宣以下的三十多个人赤膊前去投降。献上得到的传国玺绶、更始帝的七尺宝剑以及玉璧各一个。第二天,光武帝在洛水边上陈列兵马,让刘盆子及他的臣子们站在一旁列队观看。对刘盆子说:“自己觉得应当被处死吗?”刘盆子回答说:“臣论罪本该被处死,还希望皇上怜悯饶恕我。”光武帝又对樊崇等人说:“你们可以说是铁中的铮铮上品,平庸之辈中才华出众的人。”

  光武帝可怜刘盆子,给他很丰厚的赏赐,让他做赵王的郎中。后来刘盆子因病失明,赐给他荥阳县的均输官地,作为商铺区,让他终生享用这里的官税。

阅读:16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