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周书·侯植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02

  周书

  原文:

  侯植,字仁干,上谷人也。燕散骑常侍宠之八世孙。高祖恕,魏北地郡守。子孙因家于北地之三水,遂为州郡冠族。父欣,泰州刺史、奉义县公。

  植少倜傥,有大节,容貌奇伟,武艺绝伦。正光中,起家奉朝请。寻而天下丧乱,群盗蜂起,植乃散家财,率募勇敢讨贼。以功拜统军,迁清河郡守。后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等,每有战功,除义州刺史。在州甚有政绩,为夷夏所怀。

  及齐神武逼洛阳,植从魏孝武西迁。大统元年,授骠骑大将军、都督,赐姓侯伏侯氏。从太祖破沙苑,战河桥,进大都督,加左光禄大夫。凉州刺史宇文仲和据州作逆,植从开府独孤信讨擒之,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肥城县公,邑一千户。又赐姓贺屯。魏恭帝元年,从于谨平江陵,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奴婢一百口,别封一子汧源县伯。六官建,拜司仓下大夫。孝闵帝践阼,进爵郡公,增邑通前二千户。

  时帝幼冲,晋公护执政,植从兄龙恩为护所亲任。及护诛赵贵,而诸宿将等多不自安。植谓龙恩曰:“今主上春秋既富,安危系于数公。共为唇齿,尚忧不济,况以纤介之间,自相夷灭!植恐天下之人,因此解体。兄既受人任使,安得知而不言。”龙恩竟不能用。植又乘间言于护曰:“君臣之分,情均父子,理须同其休戚,期之始终。明公以骨肉之亲,当社稷之寄,与存与亡,在于兹日。愿公推诚王室,拟迹伊、周,使国有泰山之安,家传世禄之盛,则率土之滨,莫不幸甚。”护曰:“我蒙太祖厚恩,且属当犹子,誓将以身报国,贤兄应见此心。卿今有是言,岂谓吾有他志耶?”又闻其先与龙恩言,乃阴忌之。植惧不免祸,遂以忧卒。赠大将军、平扬光三州诸军事、平州刺史,谥曰“节”。

  译文:

  侯植字仁干,是上谷人。他是燕国散骑常侍侯宠的八世孙。高祖侯恕,为魏北地郡守。因而子孙在北地的三水安家,于是成为州郡豪门世族。父亲侯欣,是泰州刺史、奉义县公。

  侯植年少时洒脱不羁,有大将风度,容貌奇伟,武艺绝伦。正光年间,从家中被征召出来任奉朝请。不久天下丧乱,盗贼蜂起,侯植于是散发家财,率领招募的勇士讨伐贼人。因为功劳被授予统军,升任清河郡守.后来跟随贺拔岳征讨万俟丑奴等,常有战功,授任义州刺史。在州里很有政绩,被夷夏百姓拥戴。

  等到齐神武帝兵逼洛阳时,侯植跟从魏孝武帝西迁。大统元年,授任骠骑将军、都督,踢姓侯伏侯氏。跟从太祖大败沙苑,在河桥作战,晋升为大都督,加授左光禄大夫。凉州刺史宇文仲和据州作乱,侯植跟从开府独孤信讨伐并擒获了他,被授任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为肥城县公,食邑一千户,又赐姓贺屯。魏恭帝元年,跟从于谨平定江陵,晋升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给奴婢一百人,另封一个儿子做沂源县伯。朝廷建置六官时,授予司仓下大夫。孝闵帝登位时,晋爵郡公,增加食邑累计达二千户。

  当时皇帝年幼,晋公宇文护执政,侯植堂兄龙恩被宇文护亲近信任。等到宇文护杀了赵贵,众老将大多不能内心安定。侯植对龙恩说:“现在主上年纪尚轻,国家安危全靠那些老将。唇齿相依,还担心不能成功,何况因细微隔阂,自相残杀!我担心天下人因此解体。哥哥你既然蒙受重用,怎么可以知道这危害不禀告皇上呢?”龙恩终于没有采纳他的话。侯植又趁机会对晋公宇文护说:“君臣的关系,情同父子,理当休戚与共,贯彻始终。圣明的主公凭借骨肉关系,接受社稷的重托,存亡与共,直到今天。希望您能在朝廷推诚布公,向伊尹、周公学习,让国运安如泰山,永保世世代代繁荣的盛况,那么天下的百姓,没有不感到幸运的了。”宇文护说:“我蒙受太祖深厚的恩德,况且又是侄辈,发誓将以身报国,你的兄长应当了解我的内心。您如今说这样的话,难道是说我有别的志向吗?”又得知他先前对龙恩讲的话,于是暗暗猜忌侯植。侯植怕大祸临头,竟愁苦而死。追赠大将军、平扬光三州诸军事、平州刺史。谥号叫做“节”。

阅读:14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