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宋史·彭思永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5:54

  宋史

  原文:

  彭思永,字季长,庐陵人。第进士,知南海、分宁县,通判睦州。台州大水败城,人多溺,往摄治焉。尽葬死者,作文祭之;民贫不能葺居,为伐木以助之,数月,公私之舍皆具,城筑高于前,而坚亦如之。知潮州、常州。入为侍御史,论内降授官赏之弊,谓斜封非盛世所当有,仁宗深然之。皇祐祀明堂前一日,有传百官皆进秩者。思永言不宜滥恩,以益侥幸。时张尧佐已贵而犹觊执政,王守忠已受宠而求旄节。思永率同列言之,或曰:“俟命出,未晚也。”思永曰:“先事而言,第得罪尔;命一出,不可止矣。”遂独抗疏曰:“陛下覃此谬恩,岂为天下孤寒哉。不过为尧佐、守忠取悦众人耳。外戚秉政,宦侍用权,非社稷之福也。”帝怒,中丞郭劝、谏官吴奎为之请,乃以泛恩转司封员外郎而解台职,为湖北转运使。下溪蛮彭仕羲作乱,先移书激骂辰州守。守将讨之,思永按部适至,仕羲惧,遣使迎谢,寝其谋。加直史馆,为益州路转运使。成都府吏盗公钱,付狱已三岁,出入自如。思永摄府事甫一日,即具狱。民以楮券为市,藏衣带中,盗置刃于爪,捷取之,鲜败者。思永得一人诘之,悉黥其党隶兵间。中使岁祠峨眉,率留成都掊珍玩,价直数百万钱,悉出于民。思永朘其三之一,使怒去,而不能有所中伤也。寻为户部副使,擢天章阁待制、河北都转运使、知瀛州。北俗以桑麻为产籍,民惧赋不敢艺,日益贫,思永始奏更之。徒知江宁府。治平中,召为御史中丞。出知黄州,改太平州。熙宁三年,以户部侍郎致仕,卒,年七十一。思永仁厚廉恕。为儿时,旦起就学,得金钗于门外,默坐其处。须臾亡钗者来物色,审之良是,即付之。其人欲谢以钱,思永笑曰:“使我欲之,则匿金矣。”始就举,持数钏为资。同举者过之,出而玩,或坠其一于袖间,众相为求索。思永曰:“数止此耳。”客去,举手揖,钏坠于地,众皆服其量。居母丧,窭甚,乡人馈之,无所受。

  (节选自《宋史·彭思永传》)

  译文:

  彭思永,字季长,江西庐陵人。考取进士后,做过海南知县、分宁知县,睦州通判。台州发大水毁坏了城池,很多人淹死了,思永被派去台州治水。他把死者全部安葬,还写文章祭奠。老百姓因为贫穷不能修房子的,彭思永派人替他们伐木帮助他们,几个月之后,公府和私人的房屋都修造好了,修筑的城墙比以前高了,而且像以前一样坚固。主管潮州、常州。入京升为侍御史,议论由宫内直接下旨(指不经过中书省)授官赏赐的弊端,认为不经过朝廷而由宫中进行授官不是盛世应该有的现象。宋仁宗认为他说的很正确。皇祐年间明堂祭祀的前一天,有传言说文武百官都要进官升职,思永上奏说不应该没有节制地给予恩赏,以使侥幸的人得利。当时张尧佐已身为显贵之官却还觊觎执掌大政的宰相之位,王守忠已得到皇上恩宠而还要求获得旄节。彭思永带领同僚一起议论,有人说:“等诏令发出,(再上奏加以阻止)也不晚啊。”思永说:“在事情发生之前劝阻,结果可能只是获罪而已;诏令一旦发布,就不可劝止了。”于是他独自上奏直言:“陛下广泛布施不当的恩泽,哪里是为了天下孤寒之士啊。这不过是为张尧佐、王守忠才取悦众人罢了。外戚秉持朝政,宦官擅用权威,这不是社稷的福分啊。”仁宗发怒,中丞郭劝、谏官吴奎为他求情,才因皇上普遍赐予恩泽转任司封员外郎,解除了侍御史的职务,后来又做湖北转运使。下溪蛮彭仕羲阴谋作乱,先送信辱骂辰州守将。守将前去征讨他,彭思永巡视按察区域正好来到(辰州),彭仕羲害怕了,派人前来迎接谢罪,停止了自己(作乱)的图谋。加封直史馆,担任益州路转运使。成都府官员偷盗官府钱财,付狱已经三年了,却仍在官府中进出自如。思永管理府事刚一日,就把案件处理好了。老百姓用楮券(纸币)买东西,把楮券藏在衣带里,小偷把尖锐的器具套在手指上,割破衣带迅速将楮券取走,很少有败露的。思永抓住一个人审问,将其同党全部处以黥刑,并发配作士兵。内廷使者每年要到峨眉山祭祀,总是在成都停留搜刮珍奇古玩,价值几百万元,都来自民间。思永缩减了其中的三分之一,内廷使者很不高兴地离开了,却不能有什么办法中伤他。不久担任户部副使,升天章阁待制、河北都转运使、瀛州知州。北方的习俗以桑麻作为产业,百姓们害怕征收赋税而不敢种植,一天天更加贫困。思永(到任后)才上奏改变了征收桑麻税的做法。不久,又调任江宁知府。治平年间,被召回京任为御史中丞。出京任黄州知州,改任太平州。熙宁三年在户部侍郎的职位上退休,去世,享年七十一岁。思永廉洁仁厚。在小时候,早上起来去学堂,在门外拾到一个金钗,就静静地坐在原地。过了一会儿丢失金钗的人来寻找,彭思永仔细考察他确实是失主,就还给了人家。那人以钱财来表示感谢,彭思永笑着说:“假使我想要钱财,就会把金钗藏起来了。”他初去参加科举考试,拿了几个镯子作为路费。一同参加科举考试的人来拜访他,思永就拿出镯子给众人赏玩,有个人把其中一个镯子藏在袖中,众人都为思永在互相之间寻找。思永说:“镯子数量只有这几个罢了。”客人离开时,要举手作揖,镯子从那人袖中掉在地上,大家都佩服他的度量。为母亲守丧时,家里十分贫穷,同乡赠送东西给他,他都一无所受。

阅读:24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