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宋史纪事本末·契丹和战》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5:54

  宋史纪事本末

  原文:

  时耶律斜轸已陷寰州,兵势甚盛,杨业遇之,欲领兵出大石路,直入石碣谷,以避其锋。护军王侁等以为畏懦,欲从雁门北川中而往。业不可,侁曰:“君侯素号无敌,今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业曰:“业非避死,盖时有未利,徒杀士卒而功不立。今君责业以不死,当为诸公先!”乃引兵自石跌路趋朔州,将行,泣谓美(潘美)曰:“此行必不利业太原降将分当死上不之杀宠以连帅授之兵柄非纵敌不击盖欲伺便以立尺寸功报国家耳今诸君责业避敌,尚敢自爱乎!”因指陈家谷口曰:“诸君幸于此张步兵强弩以相援也。业转战当至此,可夹击之;不然,无遗类矣。”美遂与侁帅麾下阵于谷口。斜轸闻业且至,遣副部署萧挞览伏兵于路。业至,斜轸拥众为战势。业麾帜而进,斜轸佯败,伏兵四起,斜轸还兵前战,业大败,退趋狼牙村。侁自寅至已不得业报,使人登托逻台望之,无所见,以为契丹败走,欲争其功,即领兵离谷口。美不能制,乃缘交河西南而进,行二十里,闻业败,即麾兵却走。贺怀浦败没。业且战且行,自午至暮,果至谷口,望见无人,抚膺大恸,再率麾下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匿深林中。耶律奚底望见袍影,射之,业堕马被擒,其子延玉死焉。业因太息曰:“上遇我厚,期讨贼捍边以报,而反为奸臣所迫,致王师败绩,何面目求活耶!”乃不食三日,死。业既败,麾下尚百余人,业谓曰:“汝等各有父母妻子,与我俱死,无益也,可走还报天子。”众感激,皆战死,无一生还者。于是云、应、朔州及诸城将吏闻业死,悉弃城走,斜轸复陷其地。事闻,帝深痛惜,诏赠业太尉。

  (节选自《宋史纪事本末·契丹和战》

  译文:

  当时耶律斜轸已经攻陷寰州,军队的气势十分强盛,杨业遇到敌人,想要率领军队从大石路出兵,直接进入石碣谷,来躲避敌人的锋芒。护军王院等人认为他畏敌懦弱,想要从雁门北川中前往。杨业认为不可以, 王侁说:“君侯您向来号称无敌,如今曲行避敌以观望,不敢出战,该不是(莫不是)你还有别的打算吧?”杨业说:“我杨业不是避敌惧死,只因为此时对我们有不利之处,白白地被人杀伤士卒而功业不能建立。现在您用怕死来责备我杨业,我应当在各位的前面作战!”于是(杨业)率领军队从石跌路奔向朔州,快要出发时,杨业哭着对潘美说:“此次行动必定不利。我杨业是太原的降将,死应是分内的事。皇上不杀我,宠信地任我为连帅,授给我兵权,我并不是放掉敌人而不打,只是为了等待便于攻敌的条件,来立尺寸之功以报答国恩。今天各位用躲避敌人的名义来责备我杨业,我还敢吝惜自己的生命吗!”于是(杨业)指着陈家谷口说:“希望各位在那里布置步兵弓箭手来增援我。我转战到这里,可以夹攻敌人;不这样做的话,我的队伍就没有活着的人了。”潘美于是与王侁率领部下的士兵在谷口布好战阵。耶律斜轸听闻杨业将要到达,派遣副部署萧挞览在来路埋伏军队。杨业大军到了,耶律斜轸聚集兵众摆好阵势。杨业指挥大军前进,(刚交战)耶律斜轸就佯装失败,(杨业追赶),(耶律斜轸)的伏兵四起,耶律斜轸又调转军队进攻杨业,杨业的军队大败,向狼牙村急速撤退。王侁从寅时到已时都没有接到杨业的报告,派人登上托逻台鐐望,什么也没有看见,以为契丹军队已经失败逃跑,想争这场战争的功劳,就领军离开谷口。潘美不能制止,于是沿着交河往西南前进,行走了二十里路,听闻杨业战败,立即指挥军队退走。贺怀浦战败死亡。杨业一边奋战一边前行,自中午杀到日落,果然到达谷口,看到这里没有人,拍着胸脯大哭,再次率领帐下的将士奋力战斗,自身遭受数十处创伤,身边的士兵几乎全部战死,杨业还亲手杀死几十到上百个敌人。他的马受重伤不能前进,(于是他)匿藏在深杳的树林中。耶律奚底望见战袍的影子,用箭射他,杨业堕马被擒获,他的儿子杨延玉也战死在这里。杨业于是叹息说:“皇上对我很看重,我本打算用讨伐贼寇、保卫边疆来报答他,却反被奸臣所迫害,致使国家的军队战败,还有什么脸求活着呢!”于是(杨业)绝食三日,死亡。杨业已经兵败,部下还有一百多人,杨业对他们说:“你们这些人各自都有父母、妻子和子女,和我一起死,没有什么益处,可以逃跑回去报告天子。”众人感动奋发,都奋战而死,没有一个活着返回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云州、应州、朔州以及其他各城的将吏听闻杨业战死,全部弃城逃跑,耶律斜轸再次攻陷那里的土地。皇帝听闻这些事情,深深痛心和惋惜,下令追赠杨业为太尉。

阅读:32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