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韩元吉《送李秀实序》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5:38

  韩元吉

  24、送李秀实序 (宋)韩元吉

  原文:

  吾友李秀实将主簿于余杭。贤士大夫相与言曰:余杭,小邑也。士之通经力学问而能成名以自立其家者,近推吾秀实之昆弟焉。故吾之徒岁时相与嬉游,诗章文字,相与唱咏而酬和,杯酒谈笑,相与欢呼而谐谑。今其皆仕矣,行有日矣,吾之徒岁时孰与嬉游?诗章文字,孰与唱咏而酬和?杯酒谈笑,孰与欢呼而谐谑?以吾之私,固愿其留也。

  然而人之爱其人,亦将使其功名彰于时,而オ业见于用欤?秀实之仕也,其将有遇焉者矣,则又言曰:主簿,卑官也。以秀实之所有,与今瀛州、藏室①之选角逐于时,未知其孰为后先,而乃使之仆仆于令丞之末,以望上官之颜色,则功名其果有期,其才业果不至于掩抑欤?

  某遂言曰:夫玉,天下之至贵也。玉之孕于山也,块然无以异于石也,攻之则见焉,攻之至者,则其文益著。使世不用玉则已,如用焉,会期之圭璧,宗庙之罍斚②,吾知必于是乎取之矣。惟君子之于道也亦然,退然无以异于众人也,试诸事则辨焉。其所试者多,则其道益广。使世不用君子则已,如用焉,宰天下、运四海,皆君子之事也。然君子之在下位,虽治一官,与宰天下不殊,举一职与运四海不殊,贱其官而弗为,易其职而无所事,非君子然也。

  自天子跓跸于吴,余杭盖畿也。畿之任,非通官大人不处。以秀实之贤,犹惧其或不遇,则下焉者其何望哉?虽然,秀实无以其官之微而贱之,无以其职之下而易之,循吾道而俟焉,其将有遇焉者矣。

  予久与秀实游,固知其不乐于为彼而乐于为此也,念无以纾别者之意,因摭是以为赠。

  (选自《宋代序跋全编》有删改)

  [注]①瀛州、藏室:古代政府为了网络人才设立的文学馆与史馆。②罍斚(léi jiǎ):古代用以盛酒、温酒的礼器。

  参考译文:

  我的朋友李秀实将到余杭担任主簿。贤士大夫们都说:余杭,是个小城市。精通儒家经典勤于学问而后能成就名声、自成一家的读书人,近来首推李秀实兄弟。所以我们这些人经常和他们交往游乐,创作诗歌之时,一起吟咏,相互酬答;饮酒笑谈之时,一起欢呼,相互戏弄。如今他们都做官了,不久就要前往赴任了,我们这些人每年将和谁交往游乐?创作诗歌之时,和谁一起吟咏,相互酬答?饮酒笑谈之时,又和谁一起欢呼,相互戏弄?出于我的私情,本是希望他们留下的。

  但是一个人爱护他人,应当让他的功名彰显于时代,才学得以施展吧?如果李秀实为官的话,(依他的才学),他应该会有所遇合。但又有人说:主簿,是个小官。凭借李秀实拥有的才华,和今天文史馆选拔的人才比较,不知道谁高谁低,现在竟让他在主簿这样的位置奔波忙碌,察看上官的脸色而后行事,那么他的功名果真能有所期待,他的才学果真能不被埋没?

  我于是说:玉,是天下最珍贵的物品。当玉埋藏在山中的时候,没有灵气和普通的石头没有什么区别,一旦雕琢它,它的美质就显现出来了,如果雕琢到极致,那么玉的纹路将更加鲜明。假如世人不用玉则罢了,如果用它,会盟时所用的玉器,祭祀时用的礼器,我知道一定会从玉中选取。君子的才华也是这样,谦卑的样子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一旦通过事情检验他就和普通人区分开了。如果所检验的事情越多,那么他的才学体现得就更加广泛。假使世间不任用君子就罢了,如果用他,治理天下,运筹四海,都是君子该做的事。但君子处在卑微的位置,虽然只是处理一个职位的事情,和管理天下、运筹四海没有什么不同,(如果因为自己官职低微)而轻视它不去做,(这)不是君子赞同的行为。

  自从天子来到吴地,余杭就相当于京郊。京郊的职位,如果不是达官贵人不能担任。凭秀实的贤能,尚且担心自己可能得不到赏识,那么才能不如秀实的人又有什么指望呢?尽管如此,秀实不要因为官职小而轻视它,也不要因为职位低而看不起它,遵循我所说的方法耐心等待,他终有一天会受到赏识的。

  我和秀实交往的时间很长,原本就知道他并不在乎官职的大小而乐于锻炼自己,(临别之际)想到我没有什么来舒缓我的惜别之情,于是写下这篇文章作为临别赠言。

阅读:16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