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元史·刘元振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5:53

  元史

  原文:

  刘元振字仲举,黑马长子也。随父入蜀,立成都。会商、邓间有警,命黑马往镇商、邓,以元振摄万户,时年方二十。既莅事,号令严明,赏罚不妄,麾下宿将皆敬服之。宪宗伐宋,驻驿钓鱼山,以元振与纽邻为先锋。中统元年,世祖即位,廉希宪、商挺奏以为成都经略使总管万户。宋沪州守将刘整密送款求降,黑马遣元振往受之。诸将皆曰:“刘整无故而降不可信也。”元振曰:“宋权臣当国,赏罚无章,有功者往往以计除之,是以将士离心;且整本非南人,而居沪南重地,事势与李全何异,整此举无可疑者。”遂行。黑马戒之曰刘整宋之名将泸乃蜀之冲要今整遽以泸降情伪不可知汝无为一身虑事成则为国家之利不成则效死乃其分也元振至泸,整开门出迎。元振弃众而先下马,与整相见,示以不疑。明日入城。元振释戎服,从数骑,与整联警而入,饮燕至醉,整心服焉。献金六千两、男女五百人,元振以金分赐将士,而归还其男女。宋泸州主帅俞兴率兵围泸州,昼夜急攻,自正月至五月,城几陷,左右劝元振曰:“事势如此,宜思变通,整本非吾人,与俱死,无益也。”元振曰:“人以诚归我,既受其降,岂可以急而弃之?且泸之得失,关国家利害,吾有死而已!”食将尽,杀所乘马犒将士,募善游者赍蜡书至成都求援,又权造金银牌,分赏有功。未几,援兵至,元振与整出城合击兴兵,大败之,斩其都统一人,兴退走。捷闻,且自陈造金银牌罪。帝嘉其通于权变。赐锦衣一袭、白金五百两。入朝,又赐黄金五十两、弓矢、鞍辔。黑马卒,元振居丧,起授成都军民经略使。至元七年,时议以勋旧之家事权太重,宜稍裁抑,遂降为成都副万户。十一年、命兼潼川路副招讨使。十二年卒,年五十一。

  (节选自《元史·卷一百四十九》,有删改)

  译文:

  刘元振字仲举,是刘黑马的长子。他跟随父亲到蜀地,稳定成都。正碰上商、邓间有警情,命令刘黑马前往镇守商、邓,让刘元振代理万户,这时他才二十岁。(刘元振)任职以后,号令严明,不随意赏罚,部下老将都很敬重他。宪宗攻打宋朝时,中途暂住钓鱼山,让元振与纽邻作为先锋。中统元年,世祖即位,廉希宪、商挺上奏让他担任成都经略使总管万户。宋泸州守将刘整暗中送钱请求投降,刘黑马派遣元振前去受降。众将都说:“刘整无故投降,不能相信啊。”元振说:“宋权臣当国,赏罚没有章法,对有功之士往往设法除掉,因此将士离心;况且刘整并不是南方人,却据守泸南重地,这种情况与李全有什么不同。刘整此举没有可以怀疑的地方。”于是出发。刘黑马告诫他说:“刘整是宋朝的名将,泸州是蜀地的要冲,现在刘整突然以泸州投降,真假还不太清楚,你不要考虑自己的安危,事情办成了则对国家有好处,不成的话你就应当为国而死,这是你的职责。”元振到了泸州,刘整开门出城迎接。元振撇开众人而先下马,和刘整相见,表示自己并不怀疑。第二天,刘整请他进城。刘元振脱下军衣,让几个骑兵跟着,与刘整并驾而入,饮酒到大醉,刘整内心很敬服他。刘整献金六千两、五百个男女,元振将金分赐给将士,而归还了那些男女。宋泸州俞兴率兵包围泸州,不分白天黑夜地急攻,从正月到五月,城池差点被攻破,身边的人劝元振说:“形势已经这样,应该考虑变通,刘整本来不是我们的人,与他同死,没有益处。”元振说:“人家诚心来归顺我们,既然已经接受他的投降,哪能因为形势紧急就抛弃他呢?况且泸州的得失,关系国家利害,我也不过一死罢了!”食物将要吃尽,元振杀掉自己所乘的马来犒赏将士,招募水性好的人带着用蜡密封的书信到成都求援,又权宜制作了金银牌,分赏给有功的人。不久,援兵赶到,元振与刘整一起出城反击俞兴,把敌人打得大败,并且斩杀了对方的一个都统,俞兴退兵撤走。元振向上报捷,并且陈述了自己擅自制造金银牌的罪过。皇帝赞赏他擅长权宜变通,赐给他一套锦衣,五百两白银。他入朝觐见时,皇帝又赏赐他黄金五十两、弓矢、鞍辔等物品。刘黑马去世,元振守丧,后来被任命为成都军民经略使。至元七年,当时的议论认为有功绩的旧臣之家权势太重,应该稍加限制,于是元振被降为成都副万户。十一年,命元振兼任潼川路副招讨使。至元十二年去世,时年五十一岁。

阅读:47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