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元史·布鲁海牙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7:11

  元史

  原文:

  布鲁海牙,畏吾人也。布鲁海牙幼孤,年十八,随其主内附,充宿卫。太祖西征,布鲁海牙扈从,不避劳苦,帝嘉其勤,赐以羊马毡帐。太祖崩,诸王来会,选使燕京总理财币。使还,庄圣太后闻其廉谨,求之于太宗,凡中宫军民匠户之在燕京、中山者,悉命统之。辛卯,拜燕南诸路廉访使。未几,授断事官。有民误殴人死,吏论以重法,其子号泣请代死。布鲁海牙戒吏,使擒于市,惧则杀之。既而不惧,乃曰:“误殴人死,情有可宥,子而能孝,义无可诛。”遂并释之,使出银以资葬埋,且呼死者家谕之,其人悦从。征讨之际,隶军籍者,惮于行役,往往募人代之,又军中多逃归者,朝廷下制:募代者杖百,逃归者死。然募者闻命将下,已潜遣家人易代募者。布鲁海牙闻之,叹曰:“募者已惧罪往易,逃者因单弱思归,情皆可矜,吾可不伸理耶?”遂奏其状,皆得经减。有丁多产富而家人不往,及未至役所而即逃者,则曰:“此而不杀,何以戒后!”有窃妓逃者,吏论当死,布鲁海牙曰:“败乱纲常,罪固宜死;此妓也,岂可例论!”命杖之。世祖即位,命布鲁海牙使真定。真定富民出钱贷人者不逾时倍取其息布鲁海牙正其罪使偿者息如本而止后定为令中统钞法行以金银为本本至乃降新钞时庄圣太后已命取真定金银,由是真定无本,钞不可得。布鲁海牙遣幕僚邢泽往谓平章王文统曰:“昔奉太后旨,金银悉送至上京。真定南北要冲之地,居民商贾甚多,今旧钞既罢,新钞不降,何以为政?且以金银为本,岂若以民为本!又太后之取金帛,以赏推戴之功也,其为本不亦大乎!”文统不能夺,立降钞五千锭,民赖以便。俄迁顺德等路宣慰使,佩金虎符。至元二年秋卒,年六十九。初,布鲁海牙拜廉使,命下之日,子希宪适生,喜曰:“吾闻古以官为姓,天其以廉为吾宗之姓乎!”故子孙皆姓廉氏。后或奏廉氏仕进者多,宜稍汰去,世祖曰:“布鲁海牙功多,子孙亦朕所知,非汝当预。”大德初,赠仪同三司、大司徒,追封魏国公,谥孝懿。 (节选自《元史·布鲁海牙传》)

  译文:

  布鲁海牙是畏吾族人。布鲁海牙年幼丧父,十八岁时,随本国国王归附蒙古,充当(太祖的)宿卫。太祖向西征讨,布鲁海牙跟从,不辞劳苦,太祖嘉奖他勤勉,赐给他羊马毡帐。太祖驾崩后,各地封王前来会集,(布鲁海牙)被选中受命到燕京去总理财政。(布鲁海牙)出使回来,庄圣太后听说他清廉谨慎,便向太宗要他,凡是庄圣太后在燕京、中山等处的军民匠户,都命他统管。辛卯年(太宗三年),(布鲁海牙)被任命为燕南诸路廉访使。不久,又被任命为断事官。有个百姓误杀了人,官府要以重刑将他论处,他的儿子哭着请求代父受死。布鲁海牙戒令下吏,让下吏将犯人的儿子押赴刑场,(只吩咐说)如果他临刑面露恐惧之色就杀了他。结果临刑时那犯人的儿子并未恐惧,布鲁海牙就说:“误打死了人,从情理上讲可以宽恕;为人子而能孝顺地代父受罪,从道义上讲也不可诛杀。”于是把父子二人都释放了,只是让他们出钱安葬被误杀的人,并将死者家属叫来说明道理,那死者家属心悦诚服地接受了。每当有军事行动的时候,属干应服兵役的人,由于害怕服役,往往出钱雇人代替自己服兵役,军中又有很多逃跑的人,于是朝廷下令:凡雇人代服兵役者,杖刑一百,逃跑者处死。然而雇人服兵役的人听到朝廷的命今将要下达便已暗中派家人替回受雇者。布鲁海牙听到这件事,叹息说:“雇人服兵役的人已经畏罪而前去替回受雇者,逃跑的人因孤单弱小而想回家,情理上都值得怜悯,我怎么能不为他们申辩曲直呢?”于是向朝廷上奏这些情况,这些人都得以减轻了惩罚。有人家人口很多财产富足而家人不前往(服兵役),以及还没到服役地点就逃跑的人,布鲁海牙就说:“这样的人不杀,怎么警示后来者?”有人偷窃妓女逃跑,官府当以死罪论处,布鲁海牙说:“败坏扰乱三纲五常,本应处以死罪;但这是妓女,怎么可以按照惯例论处?”只是命令杖责(犯法者)。世祖即位,任命布鲁海牙为真定宣抚使。真定的富豪人家放高利贷给人,(债务人)虽不过期偿还(富豪们)也要加倍取息。布鲁海牙将他们治罪,使债务人付息不超过本钱,此后定为制度。中统钞法推行,规定以金银为本,有本的地方才发给新钞。当时庄圣太后已命令将真定的金银取走,由此真定没有了金银之本,新钞未能得到。布鲁海牙派幕僚邢泽去报告平章政事王文统说:“此前遵太后的旨意,真定的金银全送到了上京。真定为南北交通要地,居民之中商贾甚多,今旧钞已经废除,新钞又不能发给,如何处理政事?况且以金银为本,哪里比得上以百姓为本?而且太后取走金帛赏赐辅佐拥戴朝廷的有功之臣,难道不也是大的国家之本吗?”王文统不能改变他的说法,立即发给真定五千锭新钞,百姓因此获得便利。不久调布鲁海牙为顺德等路宣慰使,佩给他金虎符。至元二年秋天去世,享年六十九岁。当初,布鲁海牙被任命为廉访使,任命下达的那天,恰好是他的儿子希宪出生之日,布鲁海牙高兴地说:“我听闻古人以官职名为姓,上天难道是想以‘廉’为我们宗族的姓氏吗?”所以他的后代子孙都以廉为姓。此后有人上奏朝廷廉氏家族入仕、做官的人太多,应逐渐淘汰罢免,世祖说:“布鲁海牙功劳多,子孙也是我所了解的,这不是你该参与的。”大德初,赠给他仪同三司、大司徒的官职,追封他为魏国公,谥号孝懿。

阅读:23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