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通鉴纪事本末·唐平河西》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5:44

  通鉴纪事本末

  原文:

  唐武德二年春二月,上遣张俟德至凉。李轨召其群臣廷议曰:“唐天子吾之从兄今已正位京邑一姓不可自争天下吾欲去帝号受其官爵可乎?”曹珍曰:"隋夫其鹿,天下共逐之,称王称帝者,美旁一人!唐帝关中,凉帝河右,固不相妨。且已为天子,奈何复自贬黜?”轨从之。戊戌,轨遣其尚书左丞邓晓入见,奉书称“皇从弟大凉皇帝臣轨",而不受官爵。帝怒,拘晓不遣,始议兴师讨之。上遣使与吐谷库可汗伏允连和,使击李轨。李轨将安修仁兄兴贵仕长安,表请说轨,谕以祸福。上曰:“轨阻兵恃险,吾连结吐谷库、突厥,兴兵击之,尚恐不克,岂口舌所能下乎!“兴贵曰:“臣家在凉州,奕世豪望,为民夷所附。弟修仁为轨所信任,子弟在机近者以十数。臣往说之,轨听臣固善,若其不听,图之肘腋易矣。”上乃遣之。兴贵至武威,轨以为左右卫大将军。兴贵乘间说轨曰:“凉地不过千里,土薄民贫。唐起太原,取函、秦,宰制中原,战必胜,攻必取,此殆天启,非人力也。不若举河西归之,则汉窦融之功复见于今日矣。”轨曰:“吾据山河之固,彼虽强大,若我何?汝自唐来,为唐浒说耳。”兴贵谢曰:“臣闻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臣阖门受陛下荣禄,安肯附唐,但欲效其愚虑,可否在陛下耳。”于是退与修仁阴结诸胡,起兵击轨。轨出战而败,婴城自守。兴贵曰:“大唐遣我诛李轨,敢助之者夷二族。”城中人争出就兴贵。轨计穷,与妻子登玉女台,置酒为别。夏五月庚辰,兴贵执之,河西悉平。邓晓在长安,舞蹈称庆。上曰:气女为人使臣,闻国亡不戚而喜,以求媚于朕,不忠于李轨,肯为朕用乎?”遂废之终身。轨至长安,并其子弟皆伏诛。以安兴贵为右武候大将军、上柱国、凉国公,赐帛万段;安修仁为左武候大将军、申国公。

  (节选自《通鉴纪事本末·唐平河西》,有删改)

  译文:

  唐高祖武德二年春二月,皇上派张俟德到达凉州,李轨召集他的群臣在朝廷上议论说:“唐天子是我的堂兄,现在已在京城做了皇帝。同一姓之人不应自相争夺天下,我想去掉帝号,接受唐朝所封的官爵,大家认为是否合适?”曹珍说:"隋朝失去天下,天下人共争君位,称王称帝的,岂止一人!唐朝在关中地区称帝,凉朝在黄河以北称帝,本来不相妨碍。况且您已经做了天子,力什么又自己贬黜自己呢?”李轨听从了曹珍的话。戊戌日,李轨派遣他的尚书左丞邓晓入京见唐朝皇帝,献书上自称“皇堂弟大凉国皇帝臣下李轨”,而不接受唐朝的官爵。高祖很生气,拘留了邓晓不让他返回,同时开始商议出兵讨伐李轨。高祖派遣使者和吐谷浑可汗伏允联合,让他进攻李轨。李轨的将领安修仁的兄长安兴贵在长安做官,上表给皇帝,愿以祸福利害关系去说服李轨。高祖说:“李轨依仗军队凭借险要,我们联结吐谷库、突厥,起兵去攻打他,还怕不能取胜,你怎么能用一番口舌就可以把他拿下呢!“安兴贵说:“臣下的家在凉州,累世豪门望族,为当地百姓和各族人所依附。弟弟安修仁受李轨信任,家中有几十个子弟是李轨的机密近要官员。我前去劝说李轨上李轨能听我的话固然好,如果他不听,从他身边人着手谋取他也容易。。“高祖于是派他前往凉州。安兴贵到达武威,李轨任命他为左右卫大将军。安兴贵找机会劝李轨说:"凉的辖地不过于里,土地痔薄百姓贫困。如今唐从太原兴起,夺取了函、秦之地,控制中原,战必胜,攻必取,这大概是天意,不是人力能做到的。您不如带整个河西归附唐,那么汉代窦融的功勋又可以在今天重现了。“李轨说:“我占据了险固的山河,他们虽然强大,又能拿我怎么样?你从唐朝来,是为唐特说的吧。“安兴贵连忙谢罪道:“我听说富贵不回乡,就像穿着锦绣衣服在夜间行走不为人所知一样。我全家蒙受陛下的荣禄,怎么肯归附唐,我只是想献出自己的思虑(我只是想向您陈述愚见),采不采用在于陛下。”于是退下,和安修仁秘密联合各少数民族,起兵攻打李轨。李轨出战,打了败仗,于是环城自守。安兴贵说:“大唐派我来诛灭李轨,有胆敢援助他的,诛杀三族。“城中的人争相出城投奔安兴贵。李轨计策穷尽,和妻子儿女登上玉女台,摆酒话别。武德二年夏季五月庚辰,安兴贵捉住李轨,河西全部平定。李轨所派使者邓晓在长安,向皇帝行礼对此表示庆贺,高祖说:“你身为李轨的使臣,得知国家灭亡,不悲伤反而欣喜,未讨好我,你不能忠于李轨,能够为我所用吗?”于是废黜他终身不得任用。李轨被押送到长安,与他的儿子兄弟等全部伏法。唐任命安兴贵为右武候大将军、上柱国、凉国公,赐一万段帛;任命安修仁为左武候大将军、申国公。

阅读:30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