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元史·汪惟正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54

  元史

  原文:

  汪惟正字公理,幼颖悟,藏书二万卷,喜从文士议古今治乱,尤喜谈兵,时出游猎,则勒从骑为攻守状。父卒于军,皇侄寿王俾权袭父爵,守青居山。世祖即位,遂真授焉。中统二年,入朝,赐甲胄、宝鞍。三年,诏还巩昌。至元七年,宋人修合州,诏立武胜军以拒之。惟正临嘉陵江作栅扼其水道夜悬灯栅间编竹为笼中置火炬顺地势转走照百步外以防不虞。宋人知有备,不敢近。会丞相伯颜克襄阳,议取宋,惟正奏曰:“蜀未下者,数城耳,宜并力攻余杭。本根既拔,此将焉往!愿以本兵由嘉陵下夔峡,与伯颜会钱塘。”帝优诏答曰:“四川事重,舍卿谁托!异日蜀平,功岂伯颜下邪!”未几,两川枢密院合兵围重庆,命益兵助之,惟正夺其洪崖门,获宋将何统制。

  十四年冬,皇子安西王北伐,而藩王土鲁叛于六盘,王相府命别速带领兵进讨,惟正为副。别速带不习兵,师行无纪,惟正为正部曲,肃行阵,严斥候,凡军政一倚重焉。进次平凉,简巩兵锐者八十人与俱,至六盘。土鲁先据西山,惟正分安西兵为左右翼,巩兵独居中,去土鲁一里许,皆下马,手弓。土鲁遣百骑突陈,惟正令引满毋发,将及,又命曰:“视必中而发。”于是矢下如雨,突骑中者三之一,余尽驰还,土鲁军遂走。安西王至,惟正迎谒,王历称其功。明日,大宴,赏以金尊杯、貂裘。王妃赐其母珠络帽衣,且曰:“吾皇家儿妇也,为汝母制衣,汝母真福人也。”诏惟正入朝,世祖推玉食食之,赐白金五千两、锦衣一袭,授金吾卫上将军、开成路宣慰使。十七年,迁龙虎卫上将军、中书左丞,行秦蜀中书省事,赐玉带。蜀土荐罹兵革,民无完居,一闻马嘶,辄奔窜避匿。惟正留意抚循,人便安之。二十年,进阶资德大夫。二十二年,改授陕西行中书省左丞。入觐上都,得腹疾,还至华州,卒,年四十四。谥贞肃。

  (节选自《元史·汪惟正传》)

  译文:

  汪惟正字公理,幼年时就聪慧过人,有藏书二万卷,喜爱跟从文士讨论古今安定与动乱之事,尤其喜欢谈论军事,有时出游打猎,就部署骑马的随从摆出攻守的阵势。他的父亲在军中去世,皇上的侄子寿王让他暂且承袭父亲的爵位,镇守青居山。世祖即位后,就正式授予他爵位。中统二年,汪惟正入朝,皇上赐给他甲胄、宝鞍。中统三年,奉旨还巩昌。至元七年,宋人修建合州城,皇上下诏设立武胜军来抵抗宋军。汪惟正靠近嘉陵江设置了水寨木桩,控制那里的水道,夜晚在木桩间挂灯,用竹子编成笼,在中间放上火把,笼子随着地势转动,火光可以照百步外,来防止没有料到的情况发生。宋人知道有防备,不敢靠近。恰逢丞相伯颜攻克襄阳,商议攻取宋,汪惟正上奏说:“未攻下的蜀地,只有几座城池罢了,应该合力攻打杭州。如果宋人的根基被拔掉,还会到哪里去呢?我愿意带领本部军队从嘉陵江出夔峡东下,与伯颜在钱塘相会合。”皇上发褒美嘉奖的诏书说:“四川事情重大,除了你还能托付给谁!以后平定了蜀地,你的功劳怎么会在伯颜之下呢!”过了不久,两川枢密院合兵围攻重庆,命令他增兵相助,惟正攻下洪崖门,俘获宋将何统制。至元十四年冬,皇子安西王北伐,但藩王土鲁在六盘山叛乱,安西王相府命令别速带率领军队讨伐,以汪惟正为副手。别速带平素不熟悉军事,行军没有纪律,汪惟正为他整治军队,整肃军队行列,严格部署侦察兵,所有军政都倚重他。军队进驻平凉,他选拔巩昌旧部的八十个精锐士兵与自己同行,到达六盘山。土鲁先占据西山,汪惟正分安西兵为左右翼,巩昌兵单独居中,距离土鲁约略一里,命令士兵都下马,手持弓箭。土鲁派遣百骑前来冲击营阵,汪惟正命令拉满弓不要放箭,等到敌兵将要逼近,又下命令说:“看着一定会射中再射是矢下如雨,冲击的骑兵中箭的三分之一,其余全部逃走,土鲁军于是败走。安西王到,汪惟正迎接谒见,安西王逐一称赞惟正的功绩。第二天,设大宴,安西王把金尊杯、貂裘赏赐给惟正。王妃赏赐惟正的母亲用珍珠装饰的帽子和衣服,并且说:“我是皇家媳妇,给你的母亲做衣服,你的母亲真是一个有福气的人。”下诏让汪惟正入朝,世祖把美食让给惟正吃,赐白金五千两、锦衣一套,授予汪惟正为金吾卫上将军、开成路宣慰使。至元十七年,汪惟正被调任龙虎卫上将军、中书左丞,代理秦蜀中书省事,皇上赐给玉带。蜀地接连遭遇战争,百姓没有完好的居住的房子,一听到马叫,就奔走逃窜躲避隐匿。汪惟正关心安抚慰问,百姓才安定下来。至元二十年,汪惟正进升官职为资德大夫。至元二十二年,改授陕西行中书省左丞。到京都觐见,得腹泻病,回到华州时,去世,时年四十四岁。谥号贞肃。

阅读:28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