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战国策·靖郭君将城薛》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53

  战国策

  原文:

  靖郭君将城薛,客多以谏。靖郭君谓谒者:“无为客通。”齐人有请者曰:“臣请三言而已矣。益一言,臣请烹。”靖郭君因见之。客趋而进曰:“海大鱼。”因反走。君曰:“客有于此。”客曰:“鄙臣不敢以死为戏。”君曰:“亡,更言之。”对曰:“君不闻大鱼乎?网不能止,钩不能牵,荡而失水,则蝼蚁得意焉。今夫齐,亦君之水也。君长有齐荫,奚以薛为?失齐,虽隆薛之城到于天,犹之无益也。”君曰:“善。”乃辍城薛。

  靖郭君善齐貌辨。齐貌辨之为人也多疵门人弗说士尉以诤靖郭君靖郭君不听士尉辞而去于是舍之上舍令长子御旦暮进食数年,威王薨,宣王立。靖郭君大不善于宣王,辞而之薛,与齐貌辨俱。无几何,齐貌辨辞而行,请见宣王。靖郭君曰:“王之不说婴甚,公往,必得死焉。”齐貌辨曰:“固不求生也,请必行。”靖郭君不能止。

  齐貌辨行至齐,宣王闻之,藏怒以待之。齐貌辨见宣王,王曰:“子,靖郭君之所听爱夫?”齐貌辨曰:“爱则有之,听则无有。王之方为太子之时,辨谓靖郭君曰:‘太子相不仁,不若废太子,更立卫姬婴儿郊师。’靖郭君泣,而曰:‘不可,吾不忍也。’若听辨而为之,必无今日之患也。此为一。至于薛,昭阳请以数倍之地易薛。辨又曰:‘必听之。’靖郭君曰:‘受薛于先王,虽恶于后王,吾独谓先王何乎!且先王之庙在薛,吾岂可以先王之庙与楚乎?’又不肯听辨。此为二。”宣王大息,动于颜色曰:“靖郭君之于寡人一至此乎?寡人少,殊不知此,子肯为寡人来靖郭君乎?”齐貌辨对曰:“敬诺。”

  靖郭君衣威王之衣冠,舞其剑。宣王自迎靖郭君于郊,望之而泣。靖郭君至,因请相之。靖郭君辞,不得已而受。当是时,靖郭君可谓能知人矣。

  (节选自《战国策齐策》)

  译文:

  靖郭君田婴准备在封地薛修筑城防工事,(因为会引起齐王猜疑)不少门客去谏阻他。田婴吩咐守门人:“不要为劝谏的门客通报。”有个门客请求谒见田婴,他保证说:“我只说三个字就走。要是多一个字,愿意领受烹杀之刑。”田婴于是接见他。门客快步走到他跟前说:“海大鱼。”然后转身就走。田婴赶忙问:“先生还有要说的话吧。”门客说:“我可不敢拿性命当儿戏!”田婴说:“不碍事,先生请讲!”门客这才回答道“你没听说过海里的大鱼吗?渔网、钓钩对它无能为力,但一旦因为得意忘形离开了水,那么蝼蚁也能随意摆布它。如今这齐国,也是您的水啊。您一直受到齐国荫庇,为什么还要在薛修城呢?而你如果失去了齐国,即使将薛邑的城墙筑得跟天一样高,也是毫无作用的。”田婴称赞说:“对。”于是停止筑城。

  靖郭君对待门客齐貌辨非常友好。可是齐貌辨为人有很多缺点,因此门客们都讨厌他。士尉曾为此劝说靖郭君(赶走齐貌辨),靖郭君没有接受,士尉拂袖而去。于是田婴就给齐貌辨上等的客舍住,并且派长子去为他驾车,朝夕侍候饮食。几年以后,齐威王驾崩,齐宣王即位。田婴跟宣王非常不合,于是就离开国都到自己的封地薛地,跟齐貌辨一同到了薛城。没多久,齐貌辨决定辞别田婴,回齐国去晋见宣王。田婴说:“君王既然很讨厌我,那你此去岂不是找死!”齐貌辨说:“臣根本就不想活,所以臣一定要去。”田婴也无法阻止。

  齐貌辨到了齐国,宣王听说后,知道他来,他满心怒气地等着齐貌辨。齐貌辨拜见宣王后,宣王问他:“你是靖郭君手下的宠臣,靖郭君是不是一切都听你的呢?”齐貌辨回答说:“臣是靖郭君的宠臣并不错,但要说靖郭君什么都听臣的那倒未必。当您还是太子时,臣曾对靖郭君说:‘太子长着一副不仁相貌,不如把太子废掉,改立卫姬之子郊师为太子。’可是靖郭君(竟然)哭着对臣说:‘不可以这样做,因为我不忍这样做。’假如靖郭君一切都听臣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祸患。这是第一件事。当靖郭君到了薛城,楚国令尹昭阳要用几倍的土地来换薛地,我又向靖郭君说:‘一定要接受这个请求。’靖郭君说:‘从先王那里接受薛地,现在即使与后王关系不好,(如果把薛地交换出去)将来死后我向先王如何交代呢?况且先王的宗庙就在薛地,我难道能把先王的宗庙交给楚国吗?’又不肯听从我的话。这是第二件事。”齐宣王听了长声叹息,脸色变了,说:“靖郭君对寡人的感情竟然深到这种程度啊!我太年轻,确实不知道这些事情,先生您愿意替我把靖郭君请过来吗?”齐貌辨回答说:“好吧。”

  靖郭君穿戴上齐威王赐给的衣服帽子,手握着齐威王赐给的宝剑。齐宣王亲自到郊外迎接靖郭君,望着他哭泣。靖郭君到了朝廷,齐宣王就请他做国相。靖郭君辞让,不得巳才接受了。此时此刻,应该明白靖郭君有知人之明啊!

阅读:28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