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明史·张经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49

  明史

  原文:

  张经,字廷彝,侯官人。初冒蔡姓,久之乃复。正德十二年进士。除嘉兴知县。嘉靖四年召为吏科给事中,历户科都给事中,数有论劾。言官指为张、桂党,吏部言经行修,不问。擢太仆少卿,历右副都御史,协理院事。十六年进兵部右侍郎,总督两广军务。断藤峡贼侯公丁据弩滩为乱。经与御史邹尧臣等定计,以军事属副使翁万达,诱执公丁。参议田汝成请乘势进讨。命副总兵张经将三万五千人为左军,万达监之,指挥王良辅等六将分六道会南宁;都指挥高乾将万六千人为右军,副使梁廷振监之,指挥马文杰等四将分四道会宾州,抵贼巢夹击。贼奔林峒而东。良辅等邀之,贼中断,复西奔,斩首千二百级。其东者遁入罗运山,万达等移师攻之。檄右军沿江而东,绕出其背。贼刊巨木塞隘口,布蒺藜菰签,伏机弩毒镖,悬石树杪,急则撼其树,石皆坠,官军并以计破之。右军愆期,田州土酋卢受乃纵贼去。俘其众四百五十,招降者二千九百有奇。土人言,祖父居罗运八世矣,未闻官军涉兹土也。捷闻,进经左侍郎,加秩一级。

  寻与毛伯温定计,抚定安南,再进右都御史。平思恩九土司及琼州黎,进兵部尚书。副使张瑶等讨马平瑶屡败,帝罪瑶等而宥经。给事中周怡劾经,经乞罢,不允。以忧归。服阕,起三边总督。给事中刘起宗言经在两广克饷银,寝前命。

  三十二年起南京户部尚书,就改兵部。明年五月,朝议以倭寇猖獗,设总督大臣。命经解部务,总督江南、江北、浙江、山东、福建、湖广诸军,便宜行事。经征两广狼土兵听用。其年十一月,用兵科言改经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专办讨贼。倭二万馀据柘林川沙洼,其党方踵至。经日选将练兵,为捣巢计。以江、浙、山东兵屡败,欲俟狼土兵至用之。明年三月,田州瓦氏兵先至,欲速战,经不可。东兰诸兵继至。经以瓦氏兵隶总兵官俞大猷,以东兰、那地、南丹兵隶游击邹继芳,以归顺及思恩、东莞兵隶参将汤克宽,分屯金山卫、闵港、乍浦,掎贼三面,以待永顺、保靖兵之集。会侍郎赵文华以祭海至,与浙江巡按胡宗宪比,屡趋经进兵。经曰:“贼狡且众,待永、保兵至夹攻,庶万全。”文华再三言,经守便宜不听。文华密疏经糜饷殃民,畏贼失机,欲俟倭饱飏,剿余寇报功,宜亟治,以纾东南大祸。帝问严嵩,嵩对如文华指,且谓苏、松人怨经。帝怒,即下诏逮经。三十四年五月也。

  方文华拜疏,永、保兵已至,其日即有石塘湾之捷。至五月朔,倭突嘉兴,经遣参将卢镗督保靖兵援,以大猷督永顺兵由泖湖趋平望,以克宽引舟师由中路击之,合战于王江泾,斩贼首一千九百余级,焚溺死者甚众。自军兴来称战功第一。给事中李用敬、阎望云等言:“王师大捷,倭夺气,不宜易帅。”帝大怒曰:“经欺诞不忠,闻文华劾,方一战。用敬等党奸。杖于廷,人五十,斥为民。”已而帝疑之,以问嵩。嵩言:“徐阶、李本江、浙人,皆言经养寇不战。文华、宗宪合谋进剿,经冒以为功。”因极言二人忠。帝深入其言。经既至,备言进兵始末,且言:“任总督半载,前后俘斩五千,乞赐原宥。”帝终不纳,论死系狱。其年十月,与巡抚李天宠俱斩。天下冤之。

  译文:

  张经,字廷彝,侯官人。起初冒用蔡姓,很久之后才复用张姓。正德十二年(1517)进士。授职嘉兴知县。嘉靖四年(1525)召到朝廷封为吏科给事中,历官户科都给事中,多次论说弹劾他人的言行。言官指责他是张璁、桂萼同党,吏部说张经行为端正,不问他的罪。后被提升为太仆少卿,历右副都御史,协助处理院事。

  十六年(1537)进官兵部右侍郎,总督两广军务。断藤峡贼侯公丁占据弩滩搞叛乱。张经和御史邹尧臣等人定计,以军事托付副使翁万达,诱捕侯公丁。参议田汝成提议乘势进行讨伐。命令副总兵张经带领三万人作为左军,由翁万达做监军,指挥王良辅等六将分六道会集南宁,都指挥高乾带领六千人为右军,由副使梁廷振为监军,指挥马文杰等四将分四道会集宾州,抵达贼巢进行夹击。敌贼从林峒向东跑,王良辅等半路拦击,敌贼中断,又向西跑,斩敌首一千二百级。向东跑的那部分逃遁进入罗运山,翁万达等人挥师攻击他们。檄令右军沿江向东,绕到敌人背后。敌贼砍巨木阻塞隘口,布下蒺藜竹签,埋伏机弩毒镖,悬石树杪,遇急就撼动其树,石头都掉下来,官军又用计破敌。右军错过时机,田州土酋卢受便放敌贼离去。此役俘虏敌众四百五十人,招降二千九百多人。土人说,祖辈居住罗运有八世了,没有听说官军到过该地。向皇帝奏闻捷报,晋升张经为左侍郎,加俸禄一级。

  不久与毛伯温定计,抚定安南,再晋升为右都御史。平定思恩土司和琼州黎部,升为兵部尚书。副使张瑶等人讨伐马平瑶屡次战败,皇帝将张瑶等人问罪而宽免张经。给事中周怡弹劾张经,张经乞求罢官,皇帝不同意。后因丧父而回家乡。服丧期满后,起用为三边总督。给事中刘起宗说张经在两广克扣饷银,才取消前项任命。

  三十二年(1553)起用为南京户部尚书,就改兵部。第二年五月,朝议因倭寇猖獗,设立总督大臣。命令张经不解除兵部职务,总督江南、江北、浙江、山东、福建、湖广诸军,相机处置方便行事。张经征两广狼土兵听用。这一年十一月,皇帝采用兵科的话,改任张经为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专门办理讨贼这件事。倭贼二万多人占据柘林川沙洼,他们的同党正接踵而来。张经每日选将练兵,计划捣毁敌巢。因江、浙、山东的兵战斗屡次失败,想等狼土兵到达后用他们出战。第二年三月,田州瓦氏兵先到达,想速战,张经不准出战。东兰诸兵相继到达。张经将瓦氏兵隶属总兵官俞大猷,将东兰、那地、南丹兵隶属游击邹继芳,将归顺及思恩、东莞兵隶属参将汤克宽,分屯在金山卫、闵港、乍浦,牵制敌贼三面,以等待永顺、保靖兵来聚集。正巧侍郎赵文华因祭海到达这里,与浙江巡按胡宗宪一起,多次催促张经进兵。张经说“:敌贼狡猾而且人多,待到永、保之兵到达后夹攻,才是万全之策。”赵文华再三说服,张经执守灵活处事之权而不听他的。赵文华密疏皇帝说张经糜饷殃民,害怕敌贼而失去军机,想等敌人抢足东西逃跑后,剿敌余寇报功,应当立即整治他,以解除东南的大祸。皇帝问严嵩,严嵩的回答像赵文华所说的一样,并且说苏、松人怨恨张经。皇帝怒,当即下诏逮捕张经。这时是三十四年五月。

  正在赵文华拜疏的时候,永、保兵已到达目的地,这一天就有石塘湾的胜利。到五月初一,倭寇突入嘉兴,张经派遣参将卢镗督保靖兵增援,让俞大猷督永顺兵从氵卯湖趋向平望,让汤克宽带领船兵从中路攻击,在王江泾合战,歼敌一千九百多人,烧死溺死的人很多。张经从兵事兴起以来可称是战功第一。给事中李用敬、阎望云等人说:“王师大捷,倭军的勇气被夺,不宜易换将帅。”皇帝大怒说:“张经对朝廷欺诞不忠,听到赵文华弹劾,才进行一战。李用敬等人是他的奸党。”将李用敬等在朝廷上用杖拷打,每人五十杖,并被贬斥为民。之后皇帝感到怀疑,就询问严嵩。严嵩说:“徐阶、李本江是浙江人,都说张经养寇不战。赵文华、胡宗宪合谋进剿敌寇,张经是冒他们的功。”并极力说赵文华、胡宗宪二人忠诚。皇帝深信他的话。张经到达朝廷后,详细地说出进兵的始末,并且说“:我任总督半年,前后俘歼敌人五千,请求据情减罪。”皇帝最终不采纳他的话,将他判处死罪拘囚狱中,这一年十月,与巡抚李天宠一起被斩首。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是冤屈的。

阅读:18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