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宋史纪事本末·北伐更盟》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43

  宋史纪事本末

  原文:

  宁宗嘉泰四年春,韩侂胄定议伐金,时金为北鄙鞑靼等部所拢,有劝韩侂胄立盖世功名以自固者,侂胄然之。会邓友龙使金还,言金国困弱,用师之意益决。

  开禧二年五月丁亥,侂胄下伐金绍。初,华岳谏未宜用兵。侂胄下岳大理,编管建宁。甲午,攻宿州、寿州、唐州、蔡州,皆不克。侂胄既丧师,始觉为苏师旦所误。召李壁饮酒酣语及师旦始谋事壁微摘其过以觇之因极言师旦怙势招权使明公负谤非窜谪此人不足以谢天下侂胄然之,翌日罢师旦。十月,金仆散揆分兵九道南下。后自引兵至淮,遣人密测淮水,惟八叠滩可涉,即遣奥屯骧扬兵下蔡,声言欲渡。守将何汝励以为诚然,悉众屯花靥以备之。揆乃遣赛不等潜师渡八叠,驻于南岸。官军不虞其至,遂皆溃走,自相蹂践,死者不可胜计。遂屯瓦梁河,江表大震。三年春,时金已有和意,丘崈上疏乞移书金帅,以成和议;且言金人既指韩侂胄为首谋,宜暂免系衔。

  侂胄大怒,罢崈。四月,方信孺如金军,还言敌所欲者五事:一割两准,二增岁币,三索归正人,四犒师银,五斩首谋。侂胄大怒,夺信孺官。侂胄怒金人欲罪首谋,和议遂辍,复锐意用兵。九月,张岩罢。岩自侂胄委开督府,费耗县官钱三百七十万缗而无寸功。十一月,史弥远请诛侂胄。皇后杨氏素怨侂胄,因使皇子进言:“再启兵端,将不利于社稷。”帝不答。后从旁力赞之,帝犹未许。后请命其兄次山,择群臣可任者,与共图之,帝始诺。夏震统共三百,候侂胄入朝,至太庙前,即呵止之,拥至玉津园侧,杀之。嘉定元年六月,王柟以侂胄、师旦首至金。九月,诏以金国和议谕天下。

  (节选自《宋史纪事本末·北伐更盟》,有删改)

  译文:

  宋宁宗嘉泰四年春,韩侂胄商议确定攻打金兵之事。当时金被北面边境上的鞑靼等部落侵扰,有人劝说韩侂胄借机建立盖世功名来稳固自己的地位,侂胄认为这个主意很好。适逢邓友龙出使金朝回来,禀告金国正危困衰弱,韩侂胄出兵的意愿更坚决了。

  开禧二年五月丁亥,韩侂胄颁布了讨伐金国的诏书。起初,华岳劝谏不应该发动战争。韩侂胄就把华岳交给大理寺治罪,贬谪到建宁。甲午日,宋军攻打宿州、寿州、唐州、蔡州,都不能战胜。韩侂胄在战败伤亡之后,才意识到被苏师旦误导了。邀请李壁宴饮,酒喝得尽兴时,谈到苏师旦当初的谋划。李壁稍微指摘苏师旦的过错来试探韩侂胄的反应,之后借机竭力陈述到:“苏师旦依仗势力滥用权利,让您背负诽谤之名,如果不贬谪流放这个人,就不能向天下人谢罪。”韩侂胄认为李壁说得对,第二天就罢免了苏师旦。十月,金帅仆散揆分兵九路向南进发。后来亲自率兵到了淮水,派人秘密测量淮水的深度,只有八叠滩可以趟水过河,就派奥屯骧在下蔡陈兵,声称准备渡河。守将何汝励信以为真,把军队全部驻扎到花靥来防备金军。仆散揆这才派赛不等人秘密出兵渡过八叠滩,在淮河南岸驻扎下来。南宋的军队没有料到金兵会突然到来,于是都纷纷败逃,相互踩踏,士兵伤亡不能计算得尽。于是金兵在瓦梁河屯兵,长江以南大为震动。开禧三年春天,当时金兵已有和解的想法,丘密上奏请求给金军主帅写信来达成和议;并且建言,既然金朝认定韩侂胄是战争的主谋,应该暂时免去他的职衔。韩侂胄很生气,罢免了丘崈。四月,方信孺出使到金营,回来后说金军要达成五件事才和谈:一是割让两淮之地,二是增加岁币,三是索要归正人,四是补充军饷,五是斩杀战争主谋。韩侂胄十分生气,免去了方信孺的官职。韩侂胄对金国打算惩治战争主谋的要求十分生气,和谈就中断了,再次态度坚决地进行战争。九月,张岩被免官。张岩自从受韩侂胄委托设立军府以来,花费朝廷三百七十万缗钱财却没有一点战功。十一月,史弥远请求诛杀韩侂胄。皇后杨氏一向怨恨韩侂胄,就让皇子向皇帝进言:“如果让韩侂胄再次和金兵开战,将对国家不利。”皇帝不答应。皇后从侧面支持皇子的看法,皇帝依然没有答应。皇后请求任命她的兄长杨次山,挑选一些可信的大臣,一起谋划这件事,皇帝这才允诺。夏震率领三百士兵,等候韩侂胄上朝,当韩侂胄走到太庙前面时,李壁立即大声呵斥让他停止,推搡着他到了玉津园旁边,把他杀死。嘉定元年六月,王柟带着韩侂胄、苏师旦的首级出使金国。九月,皇帝诏令天下,和金国议和。

阅读:28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