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圣历二年,太后春秋高,虑身后太子与诸武不相容》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41

  通鉴纪事本末

  原文:

  圣历二年,太后①春秋高,虑身后太子与诸武不相容。命太子、相王、太平公主与武攸暨等为誓文,告天地于明堂、铭之铁券,藏于史馆。太后疾甚,张易之、张昌宗居中用事,张束之、崔玄与敬晖、司刑少卿桓彦范、相王府司马袁恕己谋诛之。束之谓右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曰:“将军今日富贵,谁所致也?”多祚泣曰:“大帝②也。” 束之曰:“今大帝之子为二竖所危,将军不思报大帝之德乎?”多祚曰:“苟利国家,惟相公处分,不敢顾身及妻子!”因指天地以自誓,遂与定谋。俄而姚元之自灵武至,束之、彦范相谓曰:“事济矣!”遂以其谋告之。彦范以事白其母,母曰:“忠孝不两全,先国后家可也。”时太子于北门起居,彦范、晖谒见,密陈其策,太子许之。

  癸卯,柬之、玄、彦范等,帅左、右羽林兵五百余人至玄武门,遣多祚、湛及王同皎等诣东宫迎太子。太子疑,不出,同皎曰:“先帝以神器付殿下,横遭幽废,人神同愤,二十三年矣!今日诛凶鳖,复李氏社稷,愿殿下暂至玄武门,以副众望。”太子曰:“凶竖诚当夷灭,然上体不安,得无惊恒!诸公更为后图。”李湛曰:“诸将相不顾家族以徇社稷,殿下奈何欲纳之鼎镬乎!请殿下自出止之。”太子乃出至玄武门斩关而入太后在迎仙宫束之等斩易之及昌宗于庑下进至太后所寝长生殿环绕侍卫太后惊起问曰:“乱者谁邪?”对曰:“张易之、昌宗谋反,臣等奉太子令诛之!”彦范进曰:“昔天皇以爱子托陛下,今年齿已长,愿陛下传位太子,以顺天人之望!”于是收张昌期、同休、昌仪等,皆斩之,与易之、昌宗枭首天津南。是日,袁恕己统南牙兵以备非常,收韦承庆、房融及司礼卿崔神庆系狱,皆易之之党也。

  丙午,中宗即位,赦天下。惟张易之党不原,皇族先没为官奴者,皆复其籍,量叙官爵。甲寅,复国号曰唐。

  (节选自《通鉴纪事本末》第三十卷)

  注释:①太后,武则天,唐高亲李治的皇后。②大帝:指唐高宗。

  译文:

  圣历二年(699年)武天年事已高,心凡后太子李显与武氏人不相容。命太子李显、相王李旦、太平公主与武做登等一起作誓文,到明堂告天地,将誓言记入铁春,藏于史馆。太后病重,张易之、张昌宗在宫中把持大权。张来之、崔玄与敬晖、柜彦范、相王府司马袁恕己商量着要除掉二张。张束之对右胡林卫火将军李多朴说:“将军今日富贵是谁赐予的?”李多祚流说道:“高宗皇帝。”张秉之说:“如今高宗皇的儿子受到二张的迫害,将军就不想报大带知遇之恩吗?”李多祚说:“只要有利于国家,愿听相公差遗,我不敢只考虑自身和家族利益。”并指天地发警,于是就与张束之定下了计谋。不久姚元之自灵成回到洛阳,张束之、彦范商量:“事情可以成了。”就把谋划告诉了她元之。極彦范将此事告诉了母亲,他的母亲说:“忠孝不能两全之时就先国后家好了。”当时太子居住在玄武门,检彦范、散晖谒见太子,陈除去二张的计划,太子答应了。

  癸卵,张束之、崔宝、框彦范等人率左右羽林兵五百余人到玄武门,派李多非、李湛和王同到东富进太子。太子疑虑,不肯出宫,玉同成说:“先帝将国家交付给下,结果殿下横道幽废,这是人神共愤的事,到如今已经二十三年了。今日诛除妍佞小人,恢复季唐糕极,请殿下智至宝武门,以联应民心。“太子说:“奸小人确实应当诛灭,但圣上身体不适,如此必定受到惊扰。诸公还是以后再作打算吧。”李湛说:“诸将相不顾身家性命和家模安危而扶保社极,殿下怎么能就此放弃,置众人于元地呢!如果殿下要止火家,请您自己出去跟大家说。”太子这才出了东宫。至宝武门,门人。当时太后在迎仙宫,张求之等在廊下斩杀了张易之、张昌宗,闻入太后休息的长生脂,以侍卫包围成。太后惊起,问:“是谁在叛乱?”众人回答道:“张易之、张昌宗课反,医等车太子令诛录了他们!”桓彦范上前进奏;“当年高宗皇帝将爱子托付给下,如命太子年岁已长,久居东宫。请陛下传位太子,以顺天意和人心。”于是束之等收张昌期、张同休、张昌仪等人,全部新首,和张易之、张昌宗一超枭首于天津桥南,这一天,哀恕已跟随相王李显统领南牙兵以防意外变故,收捕韦承庆、房融及司礼卿崔神庆人狱,他们都是张易之的党羽,丙午,中宗即位,大献天下,只有张之一党不宽。皇族中有以前被没入官府为奴的,都恢复他们的宗籍,前情用子官群。甲寅,复国号为唐。

阅读:47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