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元史·月赤察儿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35

  元史

  原文:

  月赤察儿,许兀慎氏。世祖雅闻其贤,且闵其父之死,年十六,召见。帝见其容止端重,奏对详明,喜而谓曰:“失烈门有子矣。”至元二十六年,帝讨叛者于杭海,众皆阵,月赤察儿奏曰:“丞相安童、伯颜,御史大夫月吕禄,皆已受命征战,三人者臣不可以后之。惟陛下怜臣,使臣一战。”帝曰:“卿以为安童辈与尔家同功一体,各立战功,自耻不逮。然亲属槖鞬恭卫朝夕尔功非小何必身践行伍手事斩馘乃快尔心耶二十七年,桑哥既立尚书省,杀异己者,箝天下口。尚书平章政事也速答儿,潜以其事白月赤察儿,请奏劾之。桑哥伏诛,帝曰:“月赤察儿口伐大奸,发其蒙蔽。”乃以没入桑哥黄金、水田赏其清强。二十八年,都水使者请凿渠西导白浮诸水,则江淮之舟可直泊于都城之汇。帝亟欲其成,敕诸府人专其役,度其高深,画地分赋之,刻日使毕工。月赤察儿率其属,著役者服,操畚锸,即所赋以倡。趋者云集,依刻而渠成。初,金山南北,叛王海都、笃娃据之,不奉正朔垂五十年。大德五年,海都、笃娃入寇。大军分为五队,月赤察儿将其一。锋既交,颇不利。月赤察儿怒,被甲持矛,身先陷阵,一军随之,出敌之背,大败之。厥后笃娃来请臣附。月赤察儿遣使诣诸王将帅议曰:“笃娃请降,为我大利,固当待命于上。然往返再阅月,必失事机。事机一失,为国大患,人民困于转输,将士疲于讨伐,无有已时矣。马兀合剌,笃娃之内兄也,宜遣使报之,许其臣附。”众议皆以为允。既遣,始以事闻,成宗曰:“月赤察儿深识机宜。”至大元年,武宗诏月赤察儿曰:“卿乃国之元老,宗藩将领,实瞻卿麾进退。宜悉乃心力,毋替所服。”四年,月赤察儿入朝。寻以疾薨于第,谥忠武。

  (选自《元史·列传卷六》,有删改)

  【注】月赤察儿,元朝名臣,历世祖、成宗、武宗三朝,其父失烈门从忽必烈征云南时阵亡。

  译文:

  月赤察儿,许兀慎部族人。世祖一向听闻他的贤名,并且怜悯他的父亲阵亡,在他十六岁时召见他。世祖见他言行庄重,对答详细明白,高兴地说:“失烈门后继有人啊。”至元二十六年,世祖在杭海讨伐叛贼,随征的人都上阵对敌,月赤察儿上奏说:“丞相安童、伯颜、御史大夫月吕禄都已经奉命出战,我不可以落后于这三个人。希望您怜惜我,让我出战。”世祖说:“你认为安童这些人和你家功绩、地位相同,他们各自立下战功,你以比不上他们为耻辱。然而你亲自带着武器,朝夕保卫,功劳不小,何必要亲自上阵杀敌,才遂心意呢?”二十七年,桑哥设立尚书省后,诛杀异己,使天下人不敢言。尚书平章政事也速答儿暗中将桑哥种种不法行径告诉月赤察儿,请他出面弹劾桑哥。桑哥被处死后,世祖说:“月赤察儿声讨大奸臣,揭发出桑哥掩盖的真相。”于是用没收的桑哥的黄金、水田来赏赐他的清廉强干。二十八年,都水使者请求开凿河渠,从西面引白浮诸泉水,这样江淮的船只就可以直接停泊在都城之下。世祖想尽快完成,下令各府派专人负责这一工程,度量河道深度,在地上画出区域界限分摊给他们,要求按期竣工。月赤察儿率领他的下属,穿劳作者的衣服,拿着筐和锹,带头走向分配的渠段。追随他的人纷纷聚集过来,按时修成了河渠。从前叛王海都、笃娃占据金山南北,不臣服于朝廷近五十年。大徳五年,海都、笃娃入侵。大军分为五队,月赤察儿领导一队。交锋之后,形势相当不利。月赤察儿大怒,披上战甲,手持长矛,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士卒全跟随他,从敌阵后方进攻,大败敌军。后来笃娃请求归附朝廷。月赤察儿派遣使者到诸王将帅处商议说:“笃娃请求投降,对我们是一件大好事,本应等待皇上的命令再定夺,但往返需要两个多月,一定会失去时机。失去时机,就会成为国家的大患,老百姓因转运军需困顿不堪,将士们也会因长期战争精疲力竭,那就国无宁日了。马兀合剌,是笃娃妻子的哥哥,应该派遣他去回复笃娃,答应笃娃称臣归附的请求。”大家商议都认为可以这样做。使者派出后,才把这件事上奏成宗,成宗说:“月赤察儿深谋远虑,能随机应变。”至大元年,武宗诏月赤察儿说:“你是国家的元老重臣,宗藩将领实际上是听从你的指挥。你应当尽心尽力,不要放弃你的职责。”四年,月赤察儿入朝觐见。不久因病在府上去世,谥号“忠武”。

阅读:21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