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贾至《沔州秋兴亭记》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33

  贾至

  原文:

  在阳而舒,在阴而惨,性之常也;履险而栗,涉夷而泰,情之变也。观揖让而退,睹交战而竞,目之感也;闻《韶》、《濩》而和,聆郑卫而靡,耳之动也。夫其舒则怡,惨则悴,栗则止,泰则通,退则无咎,竞则有悔,和则安乐,靡则忧危,性情耳目,优劣若此。故君子慎居处,谨视听焉。

  沔州刺史贾载,吾家之良也。治沔州未期月,而政通民和。于公之堂西构一宇亭,俯视沧浪之浸,阅吴蜀楼船之殷,览荆衡薮泽之大。自公退食,游焉息焉。图书在左,翰墨在右,鸣琴洋洋,亦有旨酒,性得情迁,耳虚目开。且处动则倦,莫若处静,静则明,以理动。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今刺史灵府怡而神气爽,政是以和。观其前户後牖,顺开阖之义,简也;上栋下宇,无雕斫之饰,俭也。简近於智,俭近於仁,仁智居之,何陋之有?况乎当发生之辰,则攒秀木於高砌,见莺其鸣矣;处台榭之月,则纳清风於洞户,见暑之徂矣;洎摇落之时,则俯颢气於轩槛,见火之流矣;值严凝之序,则目素彩於檐楹,见雪之纷矣。政成讼清,体安心逸,而诗人之兴,常在四时。四时之兴,秋兴最高,因以命亭焉。

  余自巴邱徵赴宣室,歇鞍棠树之侧,解带竹林之下,嘉其俯仰,美其动息,乃命进牍抽毫以记之。

  译文:

  人在阳光下就心情舒畅,在阴暗处就心情悲惨,这是人之常情;走到危险的地方就会心生恐惧,走到平坦的地方心情就会安定,这是不同情景使人产生的情绪变化。双方有了矛盾,看到对方有揖让的举动自己也会谦让,看到对方挑衅自己也会产生好胜之心,这是眼睛所见使人受到触动的缘故;听了《韶》《濩》之乐心情就会平和,听了郑、卫两地之乐心情就会萎靡不振,这是耳朵所听使人受到触动的缘故。心情舒畅就感到快乐,心情悲惨就感到心力憔悴,心有恐惧就不会前进,情绪安定就能通行天下,遇事谦让就不会有灾祸,遇事好胜就会后悔,心情平和就生活安乐,萎靡不振就会有忧虑和危险,性情耳目的不同,优劣就是这样。所以君子要谨慎地选择所处的环境,谨慎地选择看什么听什么。

  沔州刺史贾载,是我们家族中优秀的人材。治理沔州还不满一个月,就政令通达百姓和睦。他在听讼堂的西面,依据高地建造一座亭子,亭中可以俯瞰沧浪(地名)的大湖,看到众多的来往于吴蜀的楼船,欣赏到荆州衡阳两地巨大的湖泊。刺史办完公事,在亭中游玩休息。左手边有图书,右手边有笔墨,弹起琴瑟洋洋自得,也有美酒,心情也就有了变化,耳朵和眼睛也就清亮了。况且人动得久了就会疲倦,消除疲倦的方法比不上静处;处于安静的境况心就会清楚明白,只有心里明白才能解决动带来的种种问题。事物到了极点,就会发生变化,发生变化,才会使事物的发展不受阻塞,事物才能不断的发展。如今沔州百姓的心情快乐,精神愉悦,政治因此和谐。看秋兴亭的前面是门后面是窗,应顺了开合的道理,这是简单;屋梁和屋檐,没有装饰性的雕刻,这是节俭。简单近似于智慧,节俭近似于仁爱。秋兴亭里有智慧和仁爱,哪有简陋二字?况且当万物发生的时候,高高的亭子周围满是树木,可以听到黄莺在树丛中鸣叫;身处月下的秋兴亭,大开门窗让秋风进来,可以发现暑气被阻挡在屋外。等到树叶被风吹落,俯在栏杆上可以呼吸到清新的空气,看到火星向西方坠落;等到严寒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屋檐上满是白色,雪花纷纷飘落。政令通达,公堂上无人诉讼,刺史就身心安逸,而诗人的兴致,常在一年四季。一年四季的兴致,以秋天的兴致最高,因此用秋兴来命名亭子。

  我从巴邱应召赴京城,在海棠树下解下马鞍,在竹林中休息,对贾载刺史的行为十分欣赏,于是叫人拿来纸张,抽出毛笔,写下了这篇记。

阅读:20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