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通鉴纪事本末·匈奴归汉》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30

  通鉴纪事本末

  原文:

  初,武帝征伐匈奴,匈奴罢极,常有欲和亲意。宣帝五凤四年,匈奴闰振单于率其众东击郅支单于。郅支与战,杀之,遂进攻呼韩邪。左伊秩訾王为呼韩邪计,劝令称臣入朝事汉,从汉求助。诸大人相难久之。呼韩邪从其计,遣子入侍。甘露二年冬,匈奴呼韩邪单于款五原塞,愿奉国珍,朝三年正月。诏有司议其仪。太子太傅萧望之以为:“单于非正朔所加,故称敌国,宜待以不臣之礼,位在诸侯王上。外夷稽首称藩,中国让而不臣,此则羁縻之谊也。如使匈奴后嗣卒有鸟窜鼠伏,阙于朝享,不为畔臣,万世之长策也。”天子采之。呼韩邪单于来朝,赞谒称藩臣而不名。置酒建章宫,飨赐单于。二月,遣单于归国。发边郡士马以数千,助诛不服。又转边谷米糒,给赡其食。建昭三年,使西域都护甘延寿、副校尉陈汤共诛斩郅支单于于康居。始,郅支单于自以大国,又乘胜骄。汉遣使三辈至康居,郅支困辱使者,不肯奉诏,而因都护上书,言:“居困厄,愿归计强汉,遣子入侍。”其骄嫚如此。五年,呼韩邪单于闻郅支既诛,且喜且惧。竟宁元年,呼韩邪单于来朝,自言愿婿汉氏以自亲。帝以后宫王嫱字昭君赐单于。单于欢喜,上书:“愿保塞上谷以西至敦煌。请罢边备塞吏卒,以休天子人民。”郎中侯应习边事以为不可许曰如罢戍卒省候望单于自以保塞守御必深德汉请求无已小失其意则不可测对奏,天子有诏:“勿议罢边塞事。”使车骑将军许嘉口谕单于曰:“单于乡慕礼义,所以为民计者甚厚,此长久之策也。中国四方皆有关梁障塞,亦以防中国奸邪放纵,出为寇害。”单于谢曰:“愚不知大计,天子幸使大臣告语,甚厚。”

  (节选自《通鉴纪事本末·匈奴归汉》)

  译文:

  当初,武帝派兵征伐匈奴,匈奴疲惫到了极点,常常有与汉朝和亲的愿望。宣帝五凤四年,匈奴闰振单于率军向东攻打郅支单于。郅支单于与其交战,杀死了闰振单于,于是又进攻呼韩邪单于。左伊秩誉王为呼韩邪单于出谋划策,劝他向汉朝称臣,请求援助。各位大臣不断向左伊秩誉王诘难。呼韩邪单于最终采纳了左伊秩誉王的建议,派遣儿子到汉朝做人质。甘露二年冬季,匈奴呼韩邪单于到五原塞表示归顺,愿意献上匈奴的珍宝,于甘露三年正月朝见汉帝。汉帝下诏命相关主管官员商议朝见的仪式。太子太傅萧望之认为:“单千不实行我朝的历法制度(即不受我朝管辖),所以算是对等的国家,不应该用臣属的礼仪对待他,位次应在诸侯王之上。外族向我朝低头甘做藩属国,我朝谦让而不视他们为臣属,这是笼络他们的办法。如果匈奴的后世子孙最终像鸟儿飞窜像老鼠躲藏,不来朝贡,也不算我朝的叛臣,这是万世久安的策略。“汉帝采纳了他的建议。呼韩邪单于前来朝见汉帝,赞唱礼仪引导进见时称藩臣而不直呼其名。汉帝在建章宫设酒宴款待单于。二月,朝廷派人送单于回国,征发边疆各郡数以千计的兵马,帮助诛杀不顺服其统治的匈奴人。又转运边疆的谷术干粮,供其食用。建昭三年,派西域都护甘延寿与副校尉陈汤一起在康居诛杀郅支单于。最初,郅支单于自以为匈奴是一个大国,又倚仗胜利而骄慢。汉朝派遣三批使者到康居,郅支单于软禁侮辱汉使,不肯接受汉朝的诏书,却通过西域都护上书,说:“居住环境困苦,(我)愿意归顺强大的汉王朝,派儿子去当人质。”郅支单于的态度傲慢到如此地步。建昭五年,呼韩邪单于听说郅支单于已经被诛杀,既高兴又恐惧。竟宁元年,呼韩邪单于来汉朝见,自请成为汉家女婿来亲近汉朝。汉帝把后宫王嬉(宇昭君)赏赐给呼韩邪单于。单于非常高兴,上书说:“愿意替汉朝保护从上谷以西至敦煌的边塞。请撤去边塞防务及守塞的官吏士卒,让您的百姓得以休息。"郎中侯应熟悉边塞各种事宜,认为不能答应,说:“如果撤去戍边士兵,撤销哨所,匈奴单于自认为保塞守边,必定让汉朝感恩戴德,请求赏赐无休止,如果稍不如意,那么后果难以预剧。"奏书呈上后,汉帝下诏:“不再讨论撤除边塞防务的事情。”派车骑将军许嘉向单于口头传谕说:“单于向往仰慕汉朝的礼义,为天下百姓谋划得很深远,这是一项长久之策。可是我朝四面八方都设有关卡要塞,也是为了防备我朝的奸邪之徒胡作非为,出关酿成贼寇之害。“单于道歉说:“我不知道您的深远谋划,承蒙您派大臣来告诉我,待我很是优厚。”

阅读:49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