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南齐书·沈文季传》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12

  南齐书

  原文:

  沈文季,字仲达,吴兴武康人,父庆之,宋司空。文季少以宽雅正直见知,孝建二年,起家起家主簿,征秘书郎。晋平王休祐为南徐州,帝问褚渊须干事人为上佐,渊举文季。休祐被杀,休祐被杀,虽用薨礼,僚佐多不敢至,文季独往省墓展哀。司徒褚渊当世贵望,颇以门户裁之,文季不为之屈。世祖在东宫,于玄圃宴会朝臣。文季数举酒劝渊,渊甚不平,启世祖曰:“沈文季谓渊经为其郡,数加渊酒。”文季曰:“惟桑与梓,必恭敬止。岂如明府亡国失土,不识枌榆。” 后豫章王北宅后堂集会,文季与渊并善琵琶,酒阑,渊取乐器为《明君曲》。文季便下席大唱曰:“沈文季不能作伎儿。”隆昌元年,复为领军将军,侍中如故。豫废郁林高宗欲以文季为江州遣左右单景隽宣旨文季口自陈让称年老不愿外出因问右执法有人未景隽还具言之延兴元年,迁尚书右仆射。明帝即位,加领太子詹事,增邑五百户。建武二年,虏寇寿春,明帝以为忧,诏文季领兵镇寿春,文季入城,止游兵不听出,洞开城门,严加备守,虏军寻退,百姓无所伤损。王敬则反,诏文季领兵屯湖头,备京路。始安王遥光反,其夜,遣三百人于宅掩取文季,欲以为都督,而文季已还台。明日,与尚书令徐孝嗣守卫宫城,戎服共坐南掖门上。时东昏已行杀戮,孝嗣深怀忧虑,欲与文季论世事,文季辄引以他辞,终不得及。事宁,加镇军将军。文季见世方昏乱,托以老疾,不豫朝机。兄子昭略谓文季曰:“阿父年六十为员外仆射,欲求自免,岂可得乎?”文季笑而不答。同孝嗣被害。其日先被召见,文季知败,举动如常,登车顾曰:“此行恐往而不反也。”于华林省死,朝野冤之。

  (节选自《南齐书·沈文季传》)

  译文:

  沈文季,字仲达,是吴兴武康人。其父沈庆之,在刘宋时官至司空。沈文季年少时便以宽雅正直闻名。孝建二年,起家出仕任主簿,后被征召为秘书郎。晋平王刘休祐为政南徐州,明帝问褚渊应该派什么人去辅佐刘休祐,褚渊推举了沈文季。刘休祐被杀后,虽然用王侯的礼仪(办理后事),但很多臣僚还是不敢前往(吊唁),而沈文季独自去他墓前致哀。司徒褚渊是当世贵胄望族,颇以门户高低看待他人,沈文季不为所屈。世祖在东宫时,在玄圃宴请朝中大臣。沈文季屡次向褚渊敬酒,褚渊很愤愤不平,禀告世祖说:“沈文季说我曾在他的家乡为官,屡次给我敬酒。”沈文季说:“‘惟桑与梓,必恭敬止。’(看到老宅旁的桑树和梓树,都要恭敬地停下来行礼)怎能像阁下亡国失土,不识故乡。”后来豫章王在北宅后堂集会,沈文季和褚渊都擅长演奏琵琶,酒后,褚渊取出乐器演奏《明君曲》。沈文季便离席大呼:“沈文季不能作艺伎。”隆昌元年,再次任领军将军,侍中职务不变。参与废除郁林王的计划,高宗想让沈文季去江州为官,派近臣单景隽去宣明旨意,沈文季口头上谦让,称自己年老不愿外出,又问右执法的位置上是否已有人选,单景隽回去如实汇报。延兴元年,升任尚书右仆射。明帝即位,沈文季加任太子詹事,增邑五百户。建武二年,敌虏进犯寿春,明帝深为忧虑,下诏派沈文季带领军队镇守寿春。文季入城后,禁止士兵游窜,不允许(他们)出城,严加防守,敌军不久后退走,百姓无所损伤。王敬则谋反,下诏派沈文季带领军队驻扎在湖头,防守京路。始安王萧遥光谋反,当夜,他派三百人突袭沈宅去捉沈文季,想任命沈文季为都督,而沈文季已回朝廷。第二天,沈文季和尚书令徐孝嗣守卫宫城,身穿戎装一起坐在南掖门上。当时东昏侯已进行杀戮,徐孝嗣深怀忧虑,想与沈文季谈论世事,文季却以别的话引开,终于没有谈到。事情平定后,加任沈文季为镇军将军。沈文季见世道正昏乱,以年老多病推托,不再参预朝政。他哥哥的儿子沈昭略对他说:“叔父六十岁官至员外仆射,想辞官不干,能办得到吗?”沈文季笑而不答。沈文季和徐孝嗣一起被杀,那天沈文季先被召见,他意识到祸患,举动和平时一样,登车回头说:“这次出发恐怕一去就不能回来了。”死于华林省,朝廷与民间都认为他冤屈。

阅读:29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