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陆贽《论叙迁幸之由状》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11

  陆贽

  原文:

  臣前日蒙恩召见,陛下叙说泾原叛卒惊犯宫阙②,及初行幸之事,因自克责,辞旨过深。臣奏云:“陛下引咎在躬,诚尧、舜至德之意,臣窃有所见,以为致今日之患者,群臣之罪也。”陛下又曰:“卿以君臣之礼,不忍归过于朕,故有此言,然自古国家兴衰,皆有天命,今遇此厄运,虽则是朕失德,亦应事不由人。”未及对诏之间,陛下遂言及宗祧,涕泗交集,主忧臣愤,人理之常,情激于衷,不觉呜咽。旋属游瑰④请对,臣言未获毕辞,今辄上烦,以尽愚恳。

  臣所谓致今日之患,是群臣之罪者,非敢徒饰浮说,苟宽圣怀,事皆有由,言庶可复。自安史之乱,遗患未除,朝廷因循,久务容养,事多僭越,礼阙朝会。 ……陛下急于靖难,累遣东征,边备空虚,亲军寡弱,寻又搜阅私牧以取马,簿责将家以出兵。

  凶卒鼓行,白昼犯阙。重门无结草之御,环卫无谁何之人。自古祸变之兴,未有若斯之易。陛下有股肱之臣,有耳目之任,有谏诤之列,有备卫之司,见危不能竭其诚,临难不能效其死,所谓致今日之患,是群臣之罪者,岂徒言欤?

  圣旨又以家国兴衰,皆有天命,今遇此厄运,应不由人者,臣志性介劣,学识庸浅,凡是占算秘术,都不涉其源流,至于兴衰大端,则尝闻诸典籍。……盖人事著于下,而天命降于上,是以事有得失,而命有吉凶,天人之间,影响相准。人事理而天命降乱者,未之有也;人事乱而天命降康者,亦未之有也。

  臣闻理或生乱乱或资理有以无难而失守有因多难而兴邦理或生乱者恃理而不修也乱或资理者遭乱而能惧也。今生乱失守之事,则既往不可复追矣;其资理兴邦之业,在陛下克励而谨修之。当至危至难之机,得其道则兴,失其道则废,其间不容复有所悔也。

  泾原乱兵,仓卒犯禁,盖上玄保祐陛下,恐陛下神武果断,有轻天下之心,使知艰难,将永福祚耳。伏愿悔前祸以答天戒,新圣化以承天休,勿谓时钟厄运而自疑,勿谓事不由人而自解。勤励不息,足致升平,岂止荡涤妖氛,旋复宫阙而已。愚臣不胜区区忧国奉君之至,诚有所切,辞不觉烦。伏惟陛下不以人废言,不以言废直,千虑一得,或有取焉。谨奏。

  (选自《陆贽集》,有删节)

  [注]①迁幸:帝王迁居他处。陆贽,唐政治家。②建中四年(783年),藩镇作乱,唐德宗发泾原兵救襄城。军士冒雨而来,五千兵至京城,希望能得重赏,未果,只有一些粗食作为慰劳。众军士大怒,于是发生哗变,立太尉朱沘为秦帝。陆贽随德宗避乱,出奔奉天。泾源,在今甘肃省。奉天,今陕西乾县。③宗祧:宗庙。④游瑰:韩游瑰,德宗朝大臣。

  译文:

  我前日蒙皇上召见,皇上叙说泾原叛兵惊犯皇宫,以及当初避乱出奔奉天之事,很是自责,文辞意旨很深沉。我启奏说:“陛下把过失归于自己,实在是尧舜一样至高无上的品德。我私下认为,导致今日这样的祸患的,是群臣的过错。”皇上又说:“您按照君臣之礼,不忍心将过错归于我,所以才这样说。然而自古以来国家的兴衰,都是天命。现在遭遇这个厄运,虽然是我的失德,也应是事不由人。”我还没来得及对答皇上发问,皇上就说到了宗庙,大声痛哭,皇上的忧虑臣子的激愤,都是正常的道德规范。内心激动,不禁伤心哽咽。不久恰好韩游瑰请求奏对,我没能尽所欲言,于是就写了这个奏折,来表达我的愚衷。

  我说今天的祸患是群臣的罪,不是只在修饰虚浮不实的言谈,姑且使圣上宽心。我的话都有事实根据,差不多可以得到验证。自从安史之乱,留下的祸患没有消除,朝廷遵循旧习而无所改动,一直容忍藩镇,以致他们行为超越本分,朝见天子也骄横跋扈缺少礼仪。……皇上急于平定叛乱,连续派兵东征,边防空虚,亲兵势孤力小,接着搜寻考核私人牧场来获取战马,根据册籍一一责成那些封疆大吏来出兵。

  泾原叛兵公然行动,光天化日侵犯宫阙。宫门里没有结草报恩的侍卫防御,没有宫廷的守卫军队稽查诘问。自古以来祸变的发生,没有如此容易的。皇上有辅佐的大臣,有任命的监视人员,有直言规劝的列位谏官,有负责防卫的官员,面临危难不能竭尽他的真心,不能誓死效忠,我所说的现在这个祸患,是群臣的过错,难道只是说说吗?

  皇上圣旨里认为家国兴衰,都是天命。现在遭遇这个厄运,应不是由人来(决定)。我性情耿直、不好,学识平庸浅陋,凡是占卜方术,都没有所涉猎(唐朝好几个皇帝都信任方士,比如唐代宗、唐德宗时期著名的方士桑道茂),至于兴衰的事由,则曾经在典籍里听说过。……人所能做的事显现在世上,上天旨意从天而降。所以事情有得有失,命运有好坏。天人之间,影响互相抵消。人所能做的事得到治理而上天降下混乱,是没有这种事的;人所能做的事混乱而上天降下安宁,也是没有这种事的。

  我听说天下安定(理,治也。唐人避唐高宗讳,皆以“治”为“理”)有时也会发生祸乱,祸乱有时也会帮助安定。有因为没有困难而防地沦陷,有因为多灾多难而使国家兴盛。安定也许会发生祸乱,仰赖天下安定而不修炼;祸乱也许会帮助安定,遭遇祸乱而有所畏惧。现在发生祸乱防地沦陷的事,已经发生的不能再追回来了;那些帮助天下安定、使国家兴盛的功业,皇上要刻苦自励敬慎修习它。在这十分危难的时机,得到道义就能使国家兴盛,失去道义就会使国家衰败,这之间不容许再有所后悔的。

  泾源乱兵,仓促触犯禁令,这是上天在护佑皇上,担心皇上神明英武果敢决断而有轻慢天下之心;使皇上知道治理天下的艰难而将江山永祚。谨愿皇上能追悔前面的兵变之祸来酬答上天的警示,创新天子的教化来顺应上天的美善。不要说时下聚集(钟,聚也)厄运而怀疑自己,不要说事情不由人决定而自我松懈。勤劳奋勉而不停止,足可以使天下太平,哪里只是清除妖孽(乱兵),回还皇宫呢。我担忧国家、尊奉圣上的一片拳拳之心,实在迫切,顾不得言辞絮烦。谨愿皇上不要因为某人有不足的地方而不听取他正确的言论,不要因为某人的话就否定他的价值。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我郑重地向皇上奏议。

阅读:35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