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刘敞《不朽论》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6:09

  刘敞

  原文:

  士之不朽者三,所以本之者一也。德能服人则不朽,功能济时则不朽,言能贻世则不朽;虽然,本之者德而已矣。德者,仁、义、忠、信之谓也。内着于其外,达则其功也,穷则其言也。故德者本也,功与言者末也。处势高,名泽及于远,谋而世用之,行而世信之,则功必立。处势低,名泽不及于远,谋而世弗用也,行而世弗信也,则言以着。故功者,以德为功者也,非俗之所谓功也;言者,以德为言者也,非俗之所谓言也。

  俗之所谓功者,规一切者也。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则有强兵之功;坏井田,废什一,困百姓之力,实府库之藏,则有富国之功。以诡谲为机,以刑法为驱,以君心为度,以巧伪为制,若是而已矣。俗之所谓言,务无用者,饰名数以干礼,合章句以导谀,为曼衍以诡俗,务名誉以邀利,大不可施于朝,小不可教于乡,以靡丽为精,以辩异为奇,若是而已矣。是以德也、功也、言也,判而为三。

  嗟乎!君子之道所以隐也,功非其功矣,言非其言矣;然而世犹贵功而尚言,自以为不朽,吾未始知其诚不朽也。夫世之士既无以明功与言之端,又因见世俗之功而趋之,闻世俗之言而美之,予以太上立德不可及也。呜乎!则是以功与言常必去德而独存者也,丧其本矣!申、商也,孙、吴也,仪、秦也,杨、墨也,何可胜言哉!

  译文:

  士人能够流传声名得以不朽的原因有三个,最根本的原因却只有一个。(如果)品德能够服众那么声名不朽,所做出的功绩能够济时那么声名也能不朽,思想言论能够流传给世人那么声名也能不朽;虽然这样,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品德罢了。德,指的是仁、义、忠、信。这些内在的品行如果在外部显现出来,如果显达就会变成功绩,如果不显达就会变成思想言论。因此德是本,功和言是末。所处位置高,名声就会传播德远,思想谋划就会被当世采用,行为举止也被世人相信,那么功绩也就确立了。所处位置低,名声不会传播得很远,思想谋划也不会被当世采用,行为举止也不会被世人相信,那么思想言论往往就会很深刻。因此所说的功绩,是以德为基础形成的功绩,不是世俗人们所说的功绩;言论思想,也是以德为基础形成的言论,不是世俗人们所说的言论。

  世俗人们所说的功绩,是使一切都要得到规范。为了争夺地盘而去做战,杀人盈野,为了争夺城池而去做战,杀人盈城,这样就会有强兵之功绩;破坏井田,废除什一,使百姓的力量困乏,充实府库之收藏,那么这样就有富国之功绩。用诡谲为枢纽,用刑法做为前驱,把君心当做法度,以巧伪做为制度,(功绩)也就像这样罢了啊。世俗所说的言论,追求一些没用的,掩饰名位礼数来求取违犯法规,迎合章句来逢迎献媚,散漫流衍来欺骗当世,追求名誉来谋取利益,从大的方面(这些言论思想)不可被朝廷所用,从小的方面来说它们也不能教导乡人,把靡丽当作精,把辩异当作奇,(言论)也就像这样罢了啊。因此品德、功绩、言论,清晰分成三部分。

  唉!君子的道理之所以不显著,是因为功劳已不是真正的功劳,言论已不是真正的言论啊!但世上的人还看重功劳和言论,自己认为不朽,我实在不明白他们所谓的不巧是真正的不朽啊!世上的人既然不能明白真正的和言论是什么,又因为看到习俗的功劳就向往,听了习俗的言论就赞美,自己以为最高的德行无法达到。唉!因此功劳和言论时常离开德行而单独存在,是因为失去它的根本了啊!像申不害,商鞅,孙武,吴起,张仪,苏秦,杨朱,墨翟啊,哪能说得完呢!

阅读:23次

分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