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文及翻译

《通鉴纪事本末·武韦之祸》原文及翻译

栏目:原文及翻译 作者:admin 时间:2022-08-24 17:35:59

  通鉴纪事本末

  原文:

  高宗永徽六年,中书舍人饶阳李义府为长孙无忌所恶,左迁壁州司马。敕未至门下,义府密知之,问计于中书舍人幽州王德俭。德俭曰:“上欲立武昭仪为后,犹豫未决者,直恐宰臣异议耳。君能建策立之,则转祸为福矣。”义府然之,是日,叩阁上表,请废皇后王氏,立武昭仪,以厌兆庶之心。上说,召见与语,赐珠一斗,留居旧职,寻超拜中书侍郎。九月,上一日退朝,召长孙无忌、李勣、于志宁、褚遂良入内殿。勣称疾不入。无忌等至内殿,上顾谓无忌曰:“皇后无子,武昭仪有子,今欲立昭仪为后,何如?”遂良曰:“陛下必欲易皇后,伏请妙择天下令族,何必武氏。”因置笏于殿阶,解巾叩头流血。上大怒,命引出。昭仪在帘中大言曰:“何不扑杀此獠!”无忌曰:“遂良受先朝顾命,有罪不可加刑。”于志宁不敢言。他日,李勣入见,上问之曰:“朕欲立武昭仪为后,遂良固执以为不可。事当且已乎?”对曰:“此陛下家事,何必更问外人。”上意遂决。十一月丁卯朔,临轩命司空李勣赍玺绶册皇后武氏。

  李义府恃宠用事。洛州妇人淳于氏,美色,系大理狱,义府属大理寺丞毕正义枉法出之,将纳为妾,大理卿段宝玄疑而奏之。上命鞠之,义府恐事泄,逼正义自缢于狱中。侍御史涟水王义方欲奏弹之,先白其母曰:“义方为御史,视奸臣不纠则不忠,纠之则身危而忧及于亲为不孝,二者不能自决,奈何?”母曰:“昔王陵之母,杀身以成子之名。汝能尽心以事君,吾死不恨。”义方乃奏称义府擅杀六品寺丞如此则生杀之威不由上出渐不可长请更加勘当于是叱义府令下义府顾望不退义方三叱,上既无言,义府始趋出,义方乃读弹文。

  (节选自《通鉴纪事本末·武韦之祸》)

  译文:

  唐高宗永徽六年(655 年),中书舍人饶阳人李义府被长孙无忌憎恶,贬官为壁州司马。皇帝的这项敕书还没有到达门下省,李义府就偷偷地得知这一任命,他就向中书舍人幽州人王德俭询问计策。王德俭说:“皇上想要册立武昭仪为皇后,正犹豫不决,只不过担心宰相大臣提出反对意见罢了。你如果能建言献策,提出册立武昭仪为皇后,就能将祸患转变为福气了。”李义府表示赞同,这一天,他拜见向皇帝上奏表,请求废黜王皇后,立武昭仪为皇后,以满足老百姓的心愿。高宗非常高兴,召见李义府,并和他交谈,赏赐他一斗珠宝,让他留在原来的职位上,不久,高宗破格授予他中书侍郎的官职。九月,唐高宗有一天退朝以后,召见长孙无忌、李勣、于志宁和褚遂良进入皇宫的内版。李勣称自己有病而不入内殿。长孙无忌等一行人到了内殿,高宗看着他们,对长孙无忌说:“王皇后没有儿子,而武昭仪有儿子,现在我打算立昭仪为皇后,你们觉得怎么样?”褚遂良回答道:“陛下一定要更换皇后的话,恳请您从普天下的名门大族中好好选取,何必非要武氏呢?”于是他将笏板放在大殿台阶之上,解下头巾,叩头到流血。高宗非常愤怒,令人将他拉出去。武昭仪在帘子里大声喊叫:“为什么不杀死这个家伙!”长孙无忌说:“褚遂良受先帝的顾命,即使有罪,也不能对他加以刑罚。”于志宁始终不敢说话。另一天,李勣入宫觐见高宗,高宗问他:“我想要立武昭仪为皇后,褚遂良坚决认为不行。此事应该就此结束吗?”李勃回答说:“这是陛下家里的事,何必再问外人。”高宗于是打定了主意。十一月丁卯(初一日),高宗临轩让司空李勣带着玺绶册立皇后武氏。

  李义府仗着皇后对他的宠信而掌管朝廷事务。洛州有个妇人淳于氏,长得很漂亮,被关在大理寺的监狱里,李义府叮嘱大理寺丞毕正义违背法律,把她弄出狱,准备纳她为妾,大理寺卿段宝玄对此事产生疑问而上奏皇帝。高宗让人审理此事,李义府害怕事情败露,逼着毕正义在狱中上吊自杀了。侍御史涟水人王义方想向皇帝上奏,弹劾李义府的不法行为,他事先禀告他的母亲说:“义方作为御史,眼看着奸臣的不法勾当而不纠举就是不忠,纠举之后会危及自身的安危并且牵连到亲人那就是不孝,忠、孝之间不能选定,怎么办?”他母亲说:“过去王陵的母亲,以自杀来成全儿子的名声。你能竭尽心力来侍奉君主,我就是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义方这才向皇帝上奏说:“李义府擅自杀害六品的大理寺丞。如果这样下去,那么生杀的大权,就不是从皇上手中授出了。这样的苗头不可助长,请皇上再加以审查。”于是当面呵斥李义府退下,李义府最初还四下张望而不肯退。方再三呵斥,而高宗却没有发话,李义府才开始小步退出,义方这才宣读弹劾文书。

阅读:26次

分类栏目